更多精彩
当前位置: 首页 > 心情日记 > >正文

肥了时间,瘦了爱情短篇小说

时间:2020-09-14 来源:搜客文学网
 

  从警局出来的时候,赵子鸣只是青着脸走在前面,他刚跟小舟打了一架,明明他站了上风,但气势上他却败得很惨。小舟在公司里说楚清以前是做二奶的,被个秃顶的男人包了三年,说得像模像样,赵子鸣没忍住,就冲了过去。

  他跟楚清都快要结婚了。

  她的过去,伤了他的底线

  楚清倒了热茶过来,赵子鸣一把就甩了出去。“咣当”一声碎掉的,好像不只是杯子,还有他们两年的感情。他语音凄凉地问她,你就跟我说句实话……楚清悲伤地看着他,她的唇有些裂,手微微颤栗地抱住自己,不知道是因为被烫到还是胆怯。

  第一次听小舟在公司说楚清曾做过二奶的事,赵子鸣很是不屑。他觉得那不过是别人嫉妒楚清的业绩才恶意中伤罢了,他对楚清说,别理会那些。楚清只是浅浅地笑了笑,有些反常的平静。但那些流言,却像是一粒破壳的种子,长满了整个公司。

  他一直都很想问问楚清,但他不知道怎么开口,他怕若只是中伤,问了倒显得他的狭隘。又怕真要追究起那些过去,一定会远远地超过他的底线,反反复复的,情绪就坏掉了。

  现在是终于忍不住,还是问了出来。楚清一个字也没有说,但这就是默认了吧。

  他的心里一哽,却把楚清翻身压在沙发上。那天晚上他很粗鲁,闷闷地在她身体里抽来抽去,当欲望喷涌而出的时候,他摸到了她,一把的泪。屋外有发春的野猫呜呜地喊着,他从楚清身上下来的时候,低低地骂了句,贱猫!

  后来楚清是在沙发上睡的,赵子鸣整夜都没有睡,他在卧室里一根接一根地抽烟。他在想公司那帮人肯定嘴都笑歪了,他平白无故地就戴了顶绿帽子。又想,若是被亲汕头市治疗癫痫病的专科医院是哪家戚朋友知道了,他的脸面还怎么放?但他又舍不得楚清,之前他们一直很好,她温和利落,照顾得他像个大爷似的。何况她也不嫌弃他只是个公司小职员,还背着二十年的房贷要一一地还。

  只是现在,他心里变得很空,又乱。

  就想刺激刺激她

  跟楚清去见客户,她穿着奶黄色的纱裙,细高跟鞋和精致的淡妆,千娇百媚,怎么看都美得有些居心叵测。其实她从来都是这样的打扮,以前赵子鸣喜欢,洋洋得意地说他怎么就找了这么个仙女做女友?但现在他醉醉看她的眼神突然间就变成了嫌弃,他压低嗓子在她耳边问了句,穿成这样,想勾引谁呢?

  楚清的肩膀晃了一下,她的脸变得很惨白。那一刻,赵子鸣有些心疼,他张了张嘴想道歉,却什么都没有说出来。五月的阳光落进来的时候,就像一把碎玻璃,扎在他的心里,很酸楚。他怎么也不会想到她有这样的过去,但她的过去却是又冷又硬地横隔在他们的现在,无所适从。

  楚清是两年前来的公司,做寿险的业务员跟大浪淘沙似的,但楚清竟然坚持了下来。那时候他也已经做得很稳当,有了固定的客户源,因为对总是露出贝壳样牙齿微笑的楚清很是喜欢,所以明里暗里地给了她不少的帮助。后来,他们见客户的时候常常约着一起去,他的专业分析和她善解人意的建议,就像双剑合璧一样水到渠成。

  再后来,他们地走到了一起。他们的第一次,她是那么羞涩,她自然地夹着腿在他看来就是个货真价实的处女。但她没有流血,其实他隐约是有些失望的,但想想她都已经二十五岁,又怎么会从未交过男友?楚清有些歉意地想要解释,但他笑着把她搂在怀里,我不介意。他真的不介意她是不是处女,但他介意的是,她的过去。就好像你长春哪里治疗癫痫以为你买的是个青瓷,却突然发现那只是个赝品,有种上当受骗的感觉。

  那天,他们跟客户谈得很糟,自然是签不下来了。从办公室里出来的时候,赵子鸣给他的前女友打了个电话,他语调浪荡地说,出来吃饭呀,又说,快点快点。连他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会催得那样心虚。他知道楚清在他的身后,他就想用他的过去来刺激她。好像这样,他的心理才能平衡一点。

  她在他的心里是真的脏了

  跟小舟在公司遇到,他拍了他肩膀说,那事儿不过是他客户说的,大约是认错人了。又说,上次对不住了,怎么看楚清也不会是那种人。他说“那种人”的时候延长了声音,听得赵子鸣的自尊心变成了薄薄的一片,一捏就脆掉了。

  若是没有楚清的默认,他也宁愿当成是一场认错人的误会。但现在他根本没有办法假装,一看到楚清他就复杂。夜里的时候,他会一边在她身上运动一边喋喋不休地问,那老头有我好吗?他能坚持多久?你们一个晚上几次?楚清别过面孔不回答,他更是来劲了,他掐着她白嫩的胸口大声地****,忽略了楚清悲伤的目光。

  有天晚上,楚清回来得晚了。他把门给反锁了,他听到她在外面轻声地敲门,但他就是不开。茶几上有他们买的请柬,在知道楚清的过去后,他们谁都没有再提结婚的事。后半夜的时候,他从门洞里没有看到楚清,心里一怔。他打开门的时候,才发现楚清靠在门楣处,她没有抬头,静静地说,你要怎样才肯原谅我?

  如果原谅只是一个名词,那它毫无意义。但这是一个真切的动词,它需要很多的力量和决心,所以赵子鸣在原谅与不原谅,接受与不接受之间徘徊不已。那天,她说了很多,她说她在那个男人的工厂工作,一天十多个小时的流水儿童癫痫医院线,钱倒是不多。

  有天她升职了,在羡慕的目光里她觉得她别无选择,男人许诺三年后给她五十万。她有了这些钱就可以给家里买个新房,改善家里贫穷的环境。后来她带着那五十万离开,她想把过去统统地埋起来,她想要重新开始。但现在,过往已经让她水洗不清,她在他的心里,是真的脏了。

  她的肩膀一直在抖,到底是爱着的,所以他的心,就软了下去。他说,我们都辞职。

  和婚姻永远是不一样的

  楚清很快就找到了一份新的工作,但赵子鸣高不成低不就,一直没有太合适的。闲在家里的时候会跟前女友在QQ上挑逗几句,三言两语地两个人就又约了见面。做事的时候,赵子鸣是有些迟疑的,但一想到楚清的过去,他的底气就变足了。她都那样了,他还肯要她,她还有什么可挑剔他的?

  楚清依然跟以前一样,给他做饭,收拾房间,当他在电脑前十指翻飞的时候递一杯牛奶过来。她变得很安静,静得就像这房间里的一株植物。他们的话变得很少,那种冷淡结成了很厚的冰。她也想跟他亲近一些,但一触到他鄙夷的目光时,她就退了回去。

  有次他扭头的时候看到楚清在身后并没有走,她看着他屏幕上的字,眼里有破碎的泪。他咧开嘴笑了笑,说,就是玩玩,你不也被人玩过吗?我玩别人也没啥吃亏的。她愤怒地扬起手来,在他以为她会扇下来一个耳光的时候,却只是一把粗鲁地扳过他的脑袋,狠狠地吻下去。有血腥的味道在他的嘴里蔓延,但他的身体热了。他们一同倒在地板上,衣服扔了一地。他从来没有见过她那样,骑在他的身上,好像要把所有的力气都耗尽了。

  他睁开眼看天花板的时候,觉得它会压了下来。

那个医院看癫痫比较好>   他知道,他们之间结束了。他不会娶她,不管他爱着她,还是一直爱着她。男人的自尊心让他无法接受这个耻辱,他试过要忘记,但一碰到她的身体时,他就会想起她是个因为钱而出卖肉体的女人。爱情和婚姻是不一样的,男人可以说我不介意你的过去,但其实他们根本就做不到。

  有些话,只是说说而已

  楚清搬走的时候,赵子鸣依然在电脑上忙着。他甚至没有站起来帮她搬一下行李,她收拾得很慢,在他的身后进进出出,但他头也没有回。

  门在身后合上的时候,他知道他的心是再也合不上了,原本这个夏天他们就会结婚,却又突兀地分离,令人惆怅。他在桌子上看到一封她写给他的信,她说其实我们第一次见面,不是在公司,是在更早的时候。

  那个时候她像个游魂一样呆在一所华丽的房子里,毫无生机。他是来上门推销保险的,满脸都是灿烂的的笑容和真挚的热情,她喝得烂醉拉着他絮絮叨叨地说着她的。他不仅没有鄙夷,反而安慰她,他认真地说她一定会遇到一个真心爱她的人,那个人不会因为她的过去而介意她。他的话给了她很大的安慰,后来她离开那个人,到了他的公司。他不认得她了,但她却先爱上了他。

  赵子鸣的心里一直在嗡嗡地响,他想起她来了。其实那个时候他不过是个公司的小新人,为了能做成业务而每日去拜访很多很多陌生人。他对所有的人都耐心细致,对所有的人都温和有礼,只是期望他们中有人会成为他的客户罢了。那些“不介意过去”的话,那些“会有人真正爱你”的话,只是说说而已。

  他用他的决绝逼退了她,逼退了他们的这场爱情,但为什么,有种疼会从他的心底,漫了上来,怎么也不肯散去……

推荐阅读

热门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