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精彩
当前位置: 首页 > 心情日记 > >正文

天色国香_散文网

时间:2021-08-28 来源:搜客文学网
 

世间

人间

有种色,名曰“天色”。

有种香,名曰“国香”。

没有人能道破天色有多美!

没有人能言明国香有多妙!( 网:www.sanwen.net )

因为

天色里染过,国香中泡过的人,终归消受不住这集天地精华到了极致的尤物,折寿死了。

滤尽天色,耗完国香的国,亡了。

【一】 天色国香之~ 酒池肉林

,寒风凛冽,大簸扬,天地合一。

殷都,如茫茫雪海中的一叶孤舟。

鹿台,纣王宫内,青铜灯如莲高擎,麻油满盏,灯花绽放,一片通明。酒池周围,排排火盆里木炭纵横高叠,火舌吐信,热浪蒸腾。簇簇绸缎掉缀着血红的宫灯,挂在长约40丈,宽约7丈,深约半丈,四壁用自然石块垒砌而成的酒池上空,池内,注满用粮食酿造的土酒,酒气缠绕着热气,似乎熏醉了池内外打情骂俏嬉戏的众多丰乳肥臀的嫔妃。

浪声处,纣王帝乙裸拥着宠妃妲己卧在暖榻里,一手吃着手抓鹿肉,一手摸着妲己寸丝不挂的玉体,眼里蠢动的欲火,从妲己羊脂般的玉峰处点燃,顺着凝玉般的蛇腰蜂臀,燎上如刚剥开白葱般的嫩腿,点到玛瑙烟嘴似的足指上。面对妲己这种多一分嫌胖少一分嫌瘦,鬼斧神工般雕琢成的,藏在宫中就是一件世间无双的绝妙玉女,放在眼前,就是一盘用这种欲火不知烤熟多少次的最嫩最鹿肉。

享受着妲己的媚眼,听着甜心勾魂的浪语,看着一片白白嫩嫩 的肉林,帝乙放浪形骸的吃着鹿肉喝着米酒,醉了,狂了,如母系群鹿中最猛的雄鹿,恣意冲撞,肆意践踏,恣意欢谑。变态般的听任妲己,赌着博着剔心割腿烤火柱的游戏。

沉溺于酒池肉林虐乐的帝乙,哪里知道,这个女娲派来取他性命,毁他江山的天色国香的女人,带给他的是美丽中的灭亡。公元前1056北京军海癫痫病医院在线咨询年,西戎周王贬抑帝辛为商纣王,戈击朝歌,踏碎了帝乙酒池还温,肉林还香的美。逼得帝乙举火自焚,一代艳后终现狐形,魂飞魄散,留给世间的只有邪美的狐媚。

【二】天色国香之~ 阿房宫

冲天的大火

点燃了地,烧红了天,浓烟遮云蔽日。

京城咸阳万顷火海

阿房宫若如一支腾空而起的火龙。

火龙宛如燃放在三秦最美最大最璀璨的烟花。

而,点放烟花的人,就是力拔山兮气盖世的楚霸王项羽。

可是这烟花不是燃放给人欣赏的,是为一个女人,一个绝代风华的女人,一个有着魔鬼身材仙女面容的虞姬,复仇的。

有谁料道,埋下火种的竟是秦王赢政,这位始皇曾上过一个美丽的民间,芳名阿房,但这段美丽的终究没有换来美丽的结局,为了这位他深爱过的女子,秦始皇不惜耗费巨大的人力物力修建了极度奢华的阿房宫;

或许天数已定,数十年后,楚霸王项羽入关,听说爱妾虞姬被擒于阿房宫,冲冠一怒为红颜,忌讳阿房宫,移恨于物,竟一把火烧掉阿房宫,大火烧了整整三个月,方圆百里尽成灰烬。“覆压三百余里,隔离天日。骊山北构而西折,直走咸阳。二川溶溶,流入宫墙。五步一楼,十步一阁;廊腰缦回,檐牙高啄;各抱地势,钩心斗角”的阿房宫就这样结束了它来去匆匆而又凝聚着无数血泪和情愁的。

而,天意难违,项羽的是垓下的厄运,乌江边的四面楚歌。面对寒水滚滚的江东,楚霸王拥着这位天色国香的虞美人,想起虞姬舞姿美艳,想起昔日给他的欢愉,为之恨,为之仇,为之快。肝肠寸断中,双双自刎。

世道转头空,唯有在虞姬血染的地方长出了一种罕见的艳美,名曰“虞美人”。

【三】天色国香之~ 金屋藏娇

“沙窗日落渐黄昏,金屋无人见泪痕,空庭欲晚,梨花满地不开门”。

月圆,灯红,长门宫张灯结彩,一片喜庆。

大汉皇室为刘彻和其癫痫前发做前有什么兆头表妹阿娇成婚。

说起这桩姻缘,还得从十多年前说起,那时,刘彻约四岁,长公主刘嫖抱他坐在腿上,逗他:“你想娶妻子?”刘彻说:“想。”刘嫖又指着自己的女儿阿娇,对刘彻说:“将阿娇嫁给你好不好?”还不谙世事的他刻高兴起来,拍着小手说:“好啊好啊,如果能娶表姐为妻,我一定造个金屋子给她住。”

如今,他,刘彻终抱得美人归,看着大红盖头下如花蕾初绽的阿娇,心花怒放, 如愿如偿。他轻轻掀开如霞遮日的红布,云鬓高挽下阿娇羞眸如泓,似乎轻微的响动就会触动涟漪,面如红。轻解霓裳,红烛里,阿娇如出水芙蓉,肤似珠玑,香若幽兰,銮帐内,如宿在床上刚羽化的蝴蝶。

这样的天色国香,十年后,在这位天子眼里像一颗流星一样划过他的夜空。

刘彻望着如花谢落的阿娇,玄色的衣,黑色的发,与十年前一样的眉,一样的眼。她的唇边含着笑意。仿若只是熟睡,仿佛又是结茧的蚕,只是身体却已冰冷。

顿然间,他的心仿佛如沉落的冰块, 滑入无底的黑暗,冥冥之中,好像听见了阿娇幽怨且又深情的呼唤。

他,要留住这种感觉,他要长生不老,着魔般的刘彻,终在有铜仙人药丹里“ 空将汉月出宫门,忆君清泪如铅水。衰兰送客咸阳道,天若有情天亦老”,化作一缕青烟随流星般的阿娇而去。

【四】天色国香之~ 烟花三月下扬州

三月的,草长莺飞,烟柳漫堤,百花竞香。

隋炀帝烟花三月下扬州,

千里运河沿岸美女承圣,莺歌燕舞。骑兵沿岸护卫,旌旗蔽野;给龙舟拉纤的宫女,柳腰款摆,花枝乱颤,隋炀帝大饱眼福,谓之“秀色可餐”

龙舟过处,潋光滟影中,泛着万顷酒香,流着女人的娇啼,兴风破浪。一路淌着宫女们梳妆洗下的脂粉,数月香气未散尽。

南下的龙舟,琉瓦阁楼,集尽豪华,堪比皇宫,在万千纤夫的牵引下,到不尽的随心惬意。舟内卧榻香软,隋炀帝杨广抱着 艳倾三朝的萧妃,泡着能让天下男人魂牵梦萦拜倒在石榴裙下的天色国香,餐怎样治继发性痫症饮秀色,乐此不彼。只图在猎艳中博美人一笑,去扬州看“俪靓容于茉莉,笑玫瑰于尘凡,惟水仙可并其幽闲,而江梅似同其清淑。”的琼花。

孰知天道轮回,隋炀帝还未见琼花开,就在运河未干的胭脂味中,命丧黄泉。

而萧妃的天色国香,染着几经桃花劫难的命运,是否在冥冥中,是在为隋炀帝荒淫残暴的罪行买单?

【五】天色国香之~ 马嵬坡尘土虚

六月

骄阳似火

马嵬坡,无限葱茏中氤氲着热浪腾腾的杀气。

勤王大军旌旗肆扬,磨刀霍霍,誓杀贵妃以谢天下。面对以失去美人换取半壁江山,明皇 肝肠寸断,却无可奈何。

看着堪比花艳的玉环泪洗娇容,萎靡如泥,万分心疼。想起 ,昔日太真宫拈香惊艳,贵妃出浴若芙蓉,凝脂玉肌,倾国倾城,“六宫粉黛无颜色,回头一笑百媚生”,华清池鸳鸯戏水韵还犹,贵妃却醉酒,俏式妖娆,妩媚撩人。

现在, “一骑红尘妃子笑,无人知是荔枝来”的尘土未落,安禄山造反,“渔阳鼙鼓动地来,惊破霓裳羽衣曲”,明皇仓皇携玉环逃经马嵬坡,将士请杀美人妃。自己贵为天子,却无力回天,只能像抽自己的筋似的抛出三尺白绫,赐心肝自缢。

后来,江山虽还万里,长生殿却物是人非, 玄宗,广求方士搜寻玉环魂魄,一代明皇抑郁而终。

徒留万里蓬山幻境梦 ,天色国香,谁道沦为祭品?

【六】天色国香之-- 金勒马嘶芳。

晚春的东京,草木叠翠,花香袭人。

深夜,没有,没有星辰,天香楼被墨汁般的浸泡着,热风里,楼外的树叶摇曳着,似乎把夜的黑波搅动更浊更浑,一个披着斗篷黑衣男人,秘密出宫来到镇安坊一睹红颜,被老鸨李姥引入一间装饰典雅的小轩。轩中朴素雅洁,情调别致,窗外还有翠竹点缀。宋徽宗爽然就座,意兴闲适,舒畅地等着美人的到来。

他来此多回了,这里的一切那么熟悉,熟悉熟悉如自己家里,可是,每次来,只要踏上后门,心,癫痫诱发的原因碰碰直跳,莫名激动,猴急的期盼。

这个人就是当今天子宋徽宗,当初,他潜出锁烦的深宫,化名富商李乙来到京城第一楼之称的天香楼寻欢,李姥请他浴后来到后堂,吃酒等佳人。他撩帷而入,却只是一灯荧然,在一片红帘前摇晃,根本没有美人的影子。这又大大出乎宋徽宗的意料。他耐着性子,却又越发地好奇和着迷。他就那样以天子之尊,倚在榻间,等着一个名妓的到来。

足有一盏茶的功夫,才见李姥拥着一位美人,款款而来。只见那美人不施粉黛,只有些许淡妆,身穿素雅浅淡的衣服,面色白中略带红润,显然是出浴不久,女子身上散发着出浴后特有的体香,其清丽典雅、淡愁隐目,更添十分神韵,惹人怜爱、宛如蛋壳剥出,让人惊艳。

这美人就是京城名妓李师师,惹得宋徽宗神魂颠倒、一曲【梅花三弄】早把他的魂勾到九霄云外。一场花事惯得徽宗不爱江山爱美人。

之后几年,战火四起,金国的铁蹄踏破了大宋的歌舞升平,徽宗,贵为天子,终成俘虏,没有袒护住师师的天香国色,一缕丽魂就那么在一个汉奸无赖淫威中化为云烟,散了。

何谓天色?何谓国香?

天色国香,为何物?

惹得帝王几千年?

易得江山几重天?

拾得美人几缕魂?

或许,这天色国香,是天之咒,地之邪,是不可见的,是碰不得的,是长在毒咒上的彼岸花,红得太无祥。

或许,这天色国香,采天地灵气长到极致的尤物,美到无天,香到无国,正应了“大象无形,大音希声”,随了“物极必反,至满定亏”。

世上的一切,成了极致,达了最高境,未见得是好。

在这名利喧嚣的尘世。

几人琳琅满目中量体裁衣?

几人随波逐流里量力而行?

几人真懂凡事至少留一份余地的妙?

或许,天色最终要还给天,国香最终要留给地。

首发散文网:

推荐阅读

热门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