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精彩
当前位置: 首页 > 伤感文章 > >正文

房权争夺战(2)中国民间

时间:2021-07-09 来源:搜客文学网
 

何元山笑了:“其实,如果房子判给我,我马上就可以付钱,我有这个支付能力。”

  最终,法院将房子判给了何元山,但是给了李淑芳一个月的搬家期限。从法庭出来时,李淑芳愤怒地对何元山说:“我告诉过你了,如果你敢跟我抢房子,我就跟你没完,你等着瞧吧。”

  何元山满不在乎地大笑起来,在他眼里,李淑芳就是一个不折不扣的窝囊废,没有背景没有钱,一个弱女子能玩出什么花样来?

  李淑芳不想搬出这所房子,可是,法院的判决她不能违背,她想了无数的办法,但没有一个是可用的。一个月转眼就过去了,这天,法院的人代表何元山送来了二十万,并且提醒她必须马上搬家。李淑芳知道,不管她愿不愿意,她都得离开这个家了,她准备回娘家先住些日子,就在她收拾东西准备离开的时候,她突然想起那天晚上在何元山皮包里发现的几张车票,何元山准备跟自己离婚,那他到那个偏远小镇去干什么呢?莫非跟红梅有什么关系?可是,记得红梅说过,她是康河县的人,康河县城跟德裕小镇是风马牛不相及的两个地方,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李淑芳苦思冥想,她隐隐约约地感到,德裕小镇才是关键的地方,何元山一定是因为某种和红梅有关的原因才去那里,或许那里能找到对付何元山的办法。

  李淑芳决定去德裕小镇,她风风火火地赶到何元山的照相馆。为了避嫌,红梅已经辞去了这儿的工作,只有何元山一个人在,李淑芳很容易就找到一张红梅的照片,然后踏上去德裕的汽车。

  倒了两次车,在傍晚的时候,李淑芳来到了德裕小镇,小镇不大,只有一条长街和一些杂乱的小胡同。李淑芳找了一家旅店,旅店老板的女儿是个十七八岁的活泼女孩儿,她带着李淑芳去客房的时候,李淑芳拿出红梅的照片问:“小妹妹,你认识照片上这个人吗?”

  女孩子看了一眼,惊奇地说:“这不是红梅吗?已经跑了好长时间,你怎么有她的照片?你是她什么人?武汉癫痫医院比较好,一看就懂

  没想到红梅如此有名气,随便找一个女孩子都知道她。李淑芳精神一振,急忙问:“你说她跑好长时间了?她为什么跑啊?”

  女孩子不屑地说:“还能为啥?偷钱呗,我们这儿的人都知道。”

  原来,一年多以前,红梅在小镇的商店里当过售货员。有一天,她从钱柜里偷钱被商店的刘老板当场抓获。刘老板在本镇有钱有势,黑白两道路路畅通,是个横行无忌的人物。商店丢钱不是一次两次了,刘老板恨得牙根痒痒的,早就想找出这个偷钱的人。他拉着红梅要送他到派出所,红梅苦苦哀求,甚至都给刘老板跪下了,刘老板却不为所动,红梅急了,抄起柜台上的一个酒瓶砸在刘老板脑袋上,刘老板头破血流,红梅趁机跑了。

  刘老板的脑袋被砸了个大口子,在医院缝了四针,而红梅从此不知所踪。刘老板四处寻找红梅,但一直没有找到。

  李淑芳问女孩子:“现在刘老板还在找红梅吗?”

  女孩子说:“找啊,刘老板哪能就这么咽下这口气?人家当时就报了警,说非要让红梅在监狱蹲上几年不可。听说前些日子红梅托人来找刘老板,说赔他五万块,让他不再追究此事,但刘老板没答应,后来的事儿我就不知道了。”

  李淑芳明白了,红梅虽然远远地逃了,但她一直担心刘老板找到她。何元山跟红梅勾搭上了之后,打算出钱帮她摆平此事,前些日子他就是来办这件事的,看来并不成功。

  李淑芳兴奋极了,这次她没白来,终于找到对付何元山的办法了。她打发走女孩儿,给何元山打了个电话,她说:“王八蛋,我最后再问你一次,你肯不肯把房子让给我?”

  何元山打着哈哈:“我倒是想把房子让给你,但法庭不干啊,人家得按规程办事,他们把房子判给我我也没办法……”

  李淑芳咬牙切齿地说:“你明知道是你对不起我,你找情人、攒私房钱,害死了儿子,如今还想夺走我的癫痫病民间治疗偏方房子?别说我没给你机会,如果你今天不答应,发生了什么事情你可别后悔。”

  何元山说:“我不后悔,你爱干啥干啥,随便。”

  四

  李淑芳挂了电话,直接去找刘老板。刘老板满脸横肉,一看就不是什么良善之辈。李淑芳拿出红梅的照片,直截了当地说:“刘老板,我知道你一直在找这个人,我知道她在哪里,但我想知道,你找到她想怎么办?”

  刘老板用探询的目光打量着李淑芳,慢慢地说:“如果我没猜错,你也跟这丫头有仇啊?”

  李淑芳点了点头。刘老板笑了:“这就好办了,前些日子,红梅的父亲来找我,说要赔我五万块,让我不再追究此事。哈哈,哪有那么便宜的事情?我在社会上混了这么多年,从来就没人敢对我下手,那小丫头让我脑袋上缝了四针,不报这个仇,我姓刘的誓不为人。抓到她,往局子里一送,伤害罪,她至少得在里面呆上两年。怎么样?满意吗?”

  李淑芳心里一颤,把红梅送进监狱,好像太狠了点儿吧?她只想要回房子,让红梅进监狱对她没好处。她想了想说:“刘老板,如果她能赔你钱呢?你还想把她送进监狱?”

  刘老板不屑地笑了:“赔钱?多少钱,你看我是缺钱的人吗?不过话又说回来了,她要是能赔我三十万,我可以考虑放她一马。”

  李淑芳笑了,三十万不少,正合乎她的心意,现在就看何元山肯为他的情人付出多少了。

  第二天,刘老板带着两个人跟着李淑芳回去了。李淑芳直接将刘老板带到红梅租住的房子里,红梅正好在家,被堵了个严严实实。红梅见了刘老板,吓得面无人色。刘老板命手下抓住红梅,然后说:“你还真有能耐啊,让老子找了这么久。我不跟你废话,两条路自己选。我打个电话找公安局,你在德裕镇有案底,让他们押你回去,他们放你算你运气,他们判你算你倒霉;或者拿钱免灾,一口价三十万。你自己看着办。”

原发性癫痫可以治好吗

  红梅哆哆嗦嗦地打电话给何元山:“老公……快来救我啊……”此刻,她的镇定与漂亮都不见了,剩下的只有卑微与可怜,虽然可怜之人自有可恨之处,但李淑芳没来由地一阵难受,她不忍再看下去,扭头走了。

  回到家,她呆呆地坐在沙发上,红梅落到如此地步,是因为自己找来了她的仇人刘老板,李淑芳暗暗地问自己:是不是做得过分了?可是一想起她勾引丈夫何元山、妄图将她从这所房子赶出去的事,她的火气又涌了上来。

  过了大约一个小时,何元山气急败坏地来了,他愤怒地大吼:“你怎么知道有刘老板这么个人?你怎么找到那儿的?”

  李淑芳也不瞒他:“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你抢走了数码相机,却把皮包扔在那儿,我从皮包里的车票猜出来的。怎么?”

  “你太狠了吧?那只是红梅一时糊涂做下的事,你何苦来帮着刘老板?把红梅交给刘老板对你有什么好处?”

  这才是情人眼里出西施,红梅偷人家的钱,怎么可以用一时糊涂来搪塞?李淑芳懒得跟他费口舌,干脆地说:“我警告过你,你要想夺走我的房子,我什么都做得出来,你不是让我随便吗?对了,你找我有事儿没有?我可没工夫搭理你。”

  何元山瞪着李淑芳,好半天,突然泄了气,一屁股坐在沙发里悲哀地说:“死说活说,刘老板才同意只要二十五万,不然他就把红梅送进监狱,监狱啊,那是人呆的地方吗?我怎么忍心让她到那里面受苦受罪?”

  李淑芳用力地拍了几下巴掌,讥讽地说:“伟大的爱情,好感人啊,那你就拿三十万嘛,反正你有的是钱。”

  何元山霍地站起身来:“别说风凉话了,你明知道我没有那么多钱,他妈的,就算借也借不到那么多。我服了你,房子归你,咱现在就可以去法庭签协议。”

  李淑芳心里高兴,嘴上却淡淡地说:“可以,不过咱可先说好了,二十万,我得分五年还给你,没有利湖北哪个医院治疗癫痫息,同意,我就跟你去,不同意,过几天我就搬出这房子。”

  李淑芳知道,只要何元山想让红梅免去牢狱之灾,这条件不由得他不答应。果然,何元山恨恨地同意了。

  五

  到法庭更改了协议,李淑芳把何元山的二十万还给了他,何元山头也不回地走了。

  李淑芳终于赢得了房子,她把屋子彻底清理了一遍,把所有何元山的照片和物品统统扔掉,这个家再没有一点何元山的痕迹。每天她与宝贝咪咪相伴,日子过得平静且又自然。就这样过了半个多月,李淑芳听人说何元山和红梅租了个房子,何元山给红梅买了个钻戒……消息断断续续,都是两人恩爱的消息,但李淑芳并不在意,现在,那个人的一切都与她无关了。

  李淑芳不想跟何元山和红梅再有任何联系,可一天中午,她突然接到红梅的电话,电话里红梅诚心诚意地说:“李姐,我今天打电话来,是想对你说声谢谢,谢谢你让我彻底摆脱了刘老板,你不知道,刘老板要不是拿了这么多钱,等我有一天落在他手上时,还不知道会怎么折磨我呢,可现在不会了,这都多亏了你找来刘老板,要不,元山才舍不得掏那么多钱呢。”

  李淑芳得到了房子,对红梅的恨意也不由得减少了许多,虽然自己只是把红梅当做工具来使用,但听她这么说,还是有点为她高兴,她淡淡地说:“那就好,我听说你们快结婚了,以后你就安心和元山过日子吧,我预祝你们新婚快乐。”

  红梅咯咯地笑了起来,“李姐,你真逗,结什么婚啊?当初我跟元山,是因为他看上去还有几个钱,可现在他啥都没有了,是真的,给我买了钻戒,他基本就剩下一副空架子,我跟他过什么日子呀?我给你打电话,不过是想跟你告别罢了,我现在已经在路上了。我知道你恨元山,这也算替你报了仇吧。”

  李淑芳怔住了,一时不知道说什么好,就在这时,外面响起了敲门声,李淑芳开门一看,原来是何元山……

推荐阅读

热门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