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精彩
当前位置: 首页 > 伤感文章 > >正文

中秋节的夹心饼中国民间

时间:2021-07-09 来源:搜客文学网
 

  今年的中秋晴空万里,皓月当空,老宋在小院里摆上了一张饭桌,桌上堆叠着他和老婆阿慧忙了一下午做出来的各种菜肴,加上美酒、月饼,这是老宋十多年来过的最热闹的一个中秋节,围着桌子坐着他的前妻、“后妻”、儿子、儿媳、孙女,大家吃着菜喝着酒品尝着月饼,聊着天,老宋却成了前妻和后妻的夹心饼。

  本来前妻和后妻都同事一夫,但时间上是错开的,应该说是没有矛盾的,但是,人在社会生活中互相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于是前妻和后妻就有了时空交错。

  以前,老宋是一家工厂车间政工干部,后来工厂垮了,老宋也就失业了,失业以后他也曾跟着工人们一起到南方去打过工,私人工厂里的老板一听说他是政工干部把头要的像拨浪鼓一样说:“你回去吧,工人我要,政工干部我不要,你们把国家的工厂搞垮了,又想来折腾我呀?我经不起你们这一折腾,我估计别的工厂也不会录用你。”

  老宋回到家,前妻阿芬就跟他头不是头脸不是脸了说:“跟你一起出去的人都能打到工,为什么唯独你没人要?我是不会养活你的,就是我养活你你也没有脸活在这个世界上不是?我们离婚吧!”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难来时各自飞,阿芬的做法也无可厚非,老宋就这样和阿芬分手了。好在工厂垮的时候发给他十来万元的“协解费”后来又吃了三年低保,常言说,坐吃山空立地吃陷,老宋到底还是活不下去了,打工没人要,要想活下去现在摆在老宋面前唯一的出路就是吃软饭,找一个富裕的女人,只要混到退休就能拿到退休生活费了。好在老宋硬件不错,身材高大,相貌堂堂,再加上一辈子当政工干部,保养的极好,细肉白皮显得比实际年龄年轻十来岁,你别说,还真的就有女人愿意养活他的。

  起先,是一个四川小老板,叫阿萍,那个女人四十多岁,在火车站附近开了一家日夜餐饮店羊角风症状是什么样的,招了几个员工两班倒,她自己既当采买又当管理,连自己的衣服都没有时间洗,需要一个男人给自己料理家务,至于给老宋交养老保险和医疗保险她倒是满口答应了,两人也没有办理结婚手续,老宋实际上就相当于给女人当免费家政服务员,因为阿萍连性生活的时间都没有,她总是和衣斜躺在沙发上迷糊一会儿,一觉醒来立刻就赶到餐饮店里去了,老宋想想觉得很吃亏,俩人就好说好散了。

  后来,又有人给老宋介绍了阿慧,阿慧是退休工人,一个月有将近三千元的退休生活费,丈夫去世早,女儿也早嫁人了,没有任何负担,她也觉得老宋挺拿得出手,挽着手在昔日的女同事女朋友面前很提气,但是要求办理正式结婚手续。老宋觉得这个要求挺合理,于是两个人就这样结合了。

  中秋节是个团圆的日子,儿子儿媳孙女回家来团聚实在是合情合理的事,虽然所有费用都全由阿慧一个人支付,但这一点她完全能够想得通,让她招待阿芬她就有些想不通了。老宋认为前妻阿芬回来团聚也合情合理,她虽然离婚了,但是孩子们跟她还是有血缘关系的,既然是团聚嘛,就不在乎多一个人。

  晚宴开始了,阿慧以女主人的身份坐在老宋身边,孩子们坐在对面,阿芬走过来说:“阿慧妹妹,讲先来后到应该是我坐在老宋的右边;论大小,我比你大,也是应该我坐在老宋的右边,你往旁边挪一挪。”

  阿慧不干了她说:“你先来那是旧黄历,那一页已经翻过去了;从大小来说没有意义,现在我是女主人,你是客人,坐到孩子们一边去还情有可原。”

  两个女人为坐位的事争得不可开交,老宋就必须掺乎进来了他对阿慧说:“你就往旁边挪一挪嘛,她就是人挤到我们之间来,心还能挤进来吗?”阿慧听老宋开口不想中秋团聚的日子闹得大家不愉快,只好委屈自己往旁边挪一挪。

小儿癫痫的中药治疗

  阿芬是东北人,女人既抽烟也喝酒,她从兜里摸出一包大中华,抽出一支烟递给老宋,自己点上一支,老宋原先当政工干部时公款吃喝常抽好烟,自从失业以后好长时间没钱抽烟,直到阿慧嫁给他给他钱他才又开始抽烟,不过抽烟的档次也就是限于每天抽一包九元的红金龙,如今见到大中华早就忘记前妻阿芬把他一脚踢开的不是之处,接着阿芬就以女主人的身份端起酒杯法号司令:“大家把酒杯端起来,给孩子把饮料倒上,我们一起过一个愉快的中秋节吧!”

  阿慧感觉怪怪的,自己花钱劳累,阿芬却在这里喧宾夺主,她发泄自己的不满说:“哪有一个女人又抽烟又喝酒的,像什么样子?我不喝酒!”

  阿芬一点不生气,而是哈哈大笑了说:“你就是想抽烟喝酒得有钱不是?你的退休生活费就算跟我差不多吧,可是你不仅要养活自己还要养活一个男人,我除了退休生活费以外自己在深圳开了一家性病专科诊所,一般月收入都在两万元以上,架不住我有钱啊!”

  阿慧针锋相对地说:“既然你有钱,为什么一个男人都不养活还推给别人?”

  阿芬再一次笑着说:“这种没用的只会讲空话的男人只有你才把它当宝贝,你是没见过男人,我在深圳都找了五六个男人了,而且都是大款,一个没有两百平米以上住房,不开宝马车,手里没有几千万的男人我正眼都不瞧他一眼。”

  阿芬的这番话就像马克吐温说的,戒烟是一件最容易的事,我都戒过上千回了的话一样要反着听,阿慧也不是吃素的主儿,她很快就听出来了说:“老宋是没有出息,但是我们是履行了正式结婚手续的;你找的五六个男人是没有一个男人真心实意的跟你过日子,你想,你一个快六十岁的女人,哪一个有钱的大款会真心实意地爱上你?不过是骗你几个钱顺便再玩玩你,真正有钱的男人不会癫痫病人用哪些中药找一个十几二十岁的小姑娘人家找你这样的黄脸婆当神敬啊?杨振宁82岁还找28岁的翁帆,你如果也和某个男人拿一份结婚证我就信你。”

  老宋终于忍不住了说:“我如今是没有用,当初我也是坐在主席台上作报告的,我是虎落平阳遭犬欺,龙落浅滩被虾戏,不是改革失败了没准我已经当上处级干部了,再说我没用当初你为什么找我做丈夫呢?一个团聚的中秋节被你们俩当成斗嘴场了,还喝什么酒?”

  阿芬嘲讽老宋说:“别说你当年当政工干部的事儿了,说出去都丢人,要不是我那时候跟朴厂长有一腿,哪里就轮到你当干部,哈哈。”

  阿慧不失时机地插进来说:“姐姐,你真有能耐啊,那个朴厂长少说也比你大二十岁,跟一个老头把屁股撅起来干那事儿一定是别有一番风味啊?不仅把绿帽子扣到自己男人头上,而且自己也老嫩通吃,嘻嘻……”

  儿子宋大山觉得当着自己媳妇的面,婆婆说出这样的话来实在是有失体面就拦阻说:“妈妈,大过节的您能不能说的别的什么?都是些陈芝麻烂谷子的事说得津津有味也不觉得寒碜!”

  阿芬反正是豁出去了她丝毫不在乎儿子儿媳的脸面继续说:“一个稀泥巴的丈夫扶不上墙你有什么高招吗?也就是我做出了重大牺牲成全他,你看还有没有别人肯这样做?”

  老宋听到这里,气得鼻乌嘴青,原来自己的老婆是这么一个东西,幸亏她提出离婚,不然这顶绿帽子不定带到猴年马月,他也顾不得儿子儿媳在场从牙齿缝里挤出七个字:“真他妈的不要脸!”

  阿慧说:“姐姐,我看你不像一个性病专科大夫,而是一个性病病人,更有可能还是一个精神病人,没有性病你找那么多男人干什么?中医理论讲,三精成毒,你说你这一辈子体内有多少男人的精液?怪不得我看你的脸专业癫痫病医院色花一块黑一块,八成精毒已入骨髓,建议你找一个综合型大医院请专家会诊一下,争取多活几年,还有你一个月挣几万块那是骗性病患者的钱,诺氟沙星一个疗程十合,也就是三十多块钱,加上抗生素针剂也不到一百元,你一收就是几千块,你骗别人的钱,那些男人既骗你的钱又骗你的色,不过你已经没有什么色可言,瞧你那一脸的老人斑,左手进右手出,等于什么也没得到,你渴望得到男人即使不是精神病至少也是心里不健康。千万别落下什么毛病,到时候你想跟老宋复婚,就是我把位置让出来,恐怕你也无福消受了。”

  阿芬急眼了她说:“你是说我手里没钱是不是,我老公这一笔生意做成了就是七千万,回头我给你们买一套大房子,我每年再给你十万八万打麻将,老宋这样政治宝贝疙瘩还是留给你慢慢消受吧!我是不稀罕了。”

  阿慧说:“东北人说大话使小钱我早就领教过,说的挺热闹请人到家里喝酒,充其量炒一个鸡蛋西红柿外加一盘花生米,这就算顶着天了。我们江苏人要么不说,说了就做,往往是先做后说,或者做了也不说,别说你将来有钱没钱的事儿,你这一次到我们家里来了可曾带来一分钱的礼物?早上没吃早点就来了,我给老宋准备的一盒月饼你不到一根烟的功夫全填到肚子里去了,更邪门的是上午拿着老宋医保卡到卫生所去开药,一下子就花去了一千多元,然后回到深圳以几十倍甚至上千倍的价钱卖给性病患者,老宋既没有工资又没有其他收入,养老保险医疗保险都是用我的退休生活费给他购买的,你凭什么花我的钱?”

  老宋实在忍受不了双方的唇枪舌战说:“你们俩斗嘴可是伤害的都是我,现在才知道我早就是一个王八,现在更知道一个没有钱的男人活得多么没有尊严,完全成了你们中秋节的夹心饼,哎——”说完掀翻了桌子骂道“这都是什么他妈的中秋团圆节?”

推荐阅读

热门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