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精彩
当前位置: 首页 > 散文精选 > >正文

冰心温融情如水【七】文学常识www.hlmsw.cn,索伊冰箱质量怎么样

时间:2021-04-05 来源:搜客文学网
 

七 事到难处情谊真 无以回报面谢恩

时隔时隔不久,秋寒的父亲又托人捎话来说,秋寒要给学校食堂交的粮食他托人捎到了秋寒的堂哥家,让秋寒自己想办法弄来交给学校的食堂。秋寒犯了愁,那一大袋子的粮食,她一个女孩子怎么能从堂哥家搬到学校来再交到食堂去呢?

张凤看到秋寒犯愁,就笑着说:“愁啥呢。放的亲哥哥不用白不用。”

秋寒说:“我是不愿意麻烦他。”

张凤笑:“你不愿意麻烦他。可他却等不得的想让你去麻烦呢。”

秋寒有些不耐烦地说:“哎呀!你别开玩笑了好不好?你没见我正犯愁着呢嘛。”

张凤说:“这有啥愁的。你只要嘴皮子一动,所有的愁烦都烟消云散。”

秋寒说:“可我不想动这个嘴皮么。”

张凤笑:“你得是不好意思,这个好办。你脸皮薄可我的脸厚,这个嘴皮子我替你动。”

秋寒说:“算了吧。我还是另想办法吧。”

星期五的晚上睡觉时,张凤笑着问秋寒:“明天就星期六,你办法想出来了么?”

秋寒说:“没。”

张凤嘻嘻一笑:“我给你想好了。你到时就只等着数饭票吧。”

秋寒说:“你······你能想出啥办法?”

张凤笑:“我让李海翔给你去带。”

张凤可真会想办法,她居然让自己的男朋友去给秋寒带粮食。这是秋寒万万没有想到地!由此可见张凤真是把自己当成了亲妹妹。

不管谁去带,问题解决了就好。

秋寒笑着说:“不亏是好姐妹。我谢谢你啦。”

张凤说:“不用谢。”

秋寒又说:“可他不认识门呀。”

张凤说:“林飞扬认识啊。反正他路过,让李海翔和他一块去。”

秋寒说:“这样行吗?可安徽治癫痫好的方法我不想麻烦林飞扬。”

张凤笑:“现在不是你麻烦他。是我麻烦李海翔,李海翔麻烦他林飞扬。”

秋寒说:“话咋能这么说。”

张凤笑:“你不管我话怎么说。能解决问题才是关键。我给你说,李海翔已经给他说了。他可是一点点也没有推辞。这下不既不用你开口啦,又为你剩下人情。”

秋寒说:“李海翔不是不认识林飞扬吗?”

张凤笑:“这回不但认识了,他们�z那可是相见恨晚哪。”

秋寒笑:“李海翔可真够听你话的。”

张凤笑:“那当然。”

秋寒笑:“情到深处甘愿死。”

张凤笑:“彼此彼此。”

期天的下午,张凤和秋寒早早就等在食堂交粮处,可林飞扬和李海翔却迟迟不见到来。

秋寒急的在那直转圈圈。

张凤气呼呼骂:“这两个狗东西,居然一点都不靠谱。带个粮食这会还不见来。”

秋寒问:“张凤,你真和他们说好了么?”

张凤说:“说好了。李海翔亲口给我说的。”

秋寒说:“是不是他们给忘了?”

张凤说:“咋会呢。”

秋寒说:“那是咋回事吗?”

张凤说:“谁知道呢。平时你看他们一个个拍腔子说话像个英雄,可一到办事咋就连狗熊都不如。”

秋寒说:“我就是担心他们路上出事。”

张凤说:“能出啥事。大不了栽上个一跤,也让他们长长记性。”

正在两个人一半焦急一半担心不知所措时,只见他俩满头大汗骑着车子飞奔而来。两个人的自行车后各带着多半口袋粮食。他俩顾不上喘气擦汗就赶忙把粮食搬进了食堂,然后看着过秤算账······,最后林飞扬把一厚沓饭票递给秋寒:“你数数,看对不对。”

秋寒陕西癫痫医院能看好吗,戳进来笑:“不用数。我信的过你俩。”

李海翔笑:“那要是多了呢。”

秋寒笑:“多出的那就全给你。”

李海翔笑:“我不敢要。那可是一个人的心。”

张凤说:“行啦。别没事在这��【说】闲的,快上自习了。赶紧走吧。”

大概过了有两三天吧。秋寒和张凤去买饭,因为食堂的窗口挤的人太多,她俩只好站旁边的树下等。【那时他们学校买饭不排队】。这时李海翔跑了过来,他对她俩说:“你俩在这等着。我给咱去挤。”

秋寒把饭票递给他:“给你饭票。”

张凤把她的手一挡:“哎呀!行啦。别认那么真。回头我给他就行。”

秋寒把饭票反手塞给张凤:“你不给他能行。可我不给不行。”

张凤笑:“你看你还认的这样真。你知道你这饭票来的容易吗。”

秋寒不明地问:“咋了?”

张凤说:“我本来不想给你说的,可我觉得瞒着你也不好。”

秋寒说:“咱俩啥关系。你要是有事敢瞒着我,小心以后我知道了和你翻脸。”

张凤说:“那我就不满你了。”

秋寒说:“赶紧说。”

张凤说:“你知道那天他们给你带粮食为啥来的迟么?”

秋寒说:“不知道。”

张凤说:“那粮食本来在一个口袋装着。海翔骑着空车在前面,飞扬带着粮食在后边。不知道口袋怎么烂了,结果就把粮食洒了一路。”

秋寒问:“他们把粮食洒了?”

凤说:“是。等到他们发现时只剩下少半袋。粮食洒到了石末里······”

还没等她说完,秋寒就着急地问:“那他们给我交的粮食是从哪里来的?”

张凤说:“那是他们返回去从飞扬家带的。海翔还说飞扬他妈说你家离的远怕来回捎粮不方便,湖北癫痫病治疗医院哪家好就让多装些。这才装了两个口袋。”

秋寒说:“那他们为啥不给我说。”

张凤说:“那还不是怕你不要嘛。”

秋寒说:“那我现在怎么办?”

张凤笑:“你想怎么办?”

秋寒说:“我不知道。”

秋寒是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人常说:“受人点滴之恩当以涌泉相报”,她现在受的却是林飞扬一袋子粮食恩,这个恩情她该拿什么去还呢?她呆呆地站着,心里滋生出一种说不出味道。

李海翔笑嘻嘻地把从食堂买的馒头和菜递给张凤,他看到秋寒脸色有些异常,就问张凤:“秋寒咋了?”

张凤说:“我把你们给她带粮的事给她说了。”

李海翔说:“我不是给你说人家飞扬不让说的么。”

张凤说:“说就说了。反正我觉得说了比不说好。”

李海翔说:“秋寒,你别多心。我俩没想骗你,只是飞扬他怕你不要。”

秋寒说:“嗯。我知道。”

李海翔笑:“你知道就好。那你俩去吃饭吧。”

两人回到宿舍吃完饭后,又一块去教室。路过林飞扬班级的教学楼时,秋寒突然对张凤说:“张凤,你和一起去见见林飞扬吧。”

张凤一惊:“你要给他退饭票?”

秋寒说:“你说呢。”

张凤说:“那也太伤人家面子了吧。”

秋寒说:“那就不退了。”

张凤问:“那你见他干啥?”

秋寒说:“我总的给他说一句‘谢谢’吧。”

张凤笑:“这还差不多。”

两个人一块上了楼,到了林飞扬的教室旁边,正好碰到他的一个男同学进教室。张凤笑着说:“同学,麻烦你给我把林飞扬叫一下。”

那个同学一进教室就大声嚷:“林飞扬,外面有两个女生找聊城哪个医院治疗癫痫专业你。”

林飞扬出了教室一看是秋寒和张凤,他颇感意外地问秋寒:“是······你······你找我?”

秋寒微微一笑:“是。”

林飞扬问:“有啥事?”

秋寒笑:“没。”

林飞扬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结巴着说:“那······那······”

秋寒微笑着说:“我已经知道粮食是你从你家给我带的了。”

林飞扬的脸一下子红了。他没有说话。

秋寒说:“我就是来给你说一声谢谢的。”

林飞扬笑:“不用。”

秋寒说:“你这么对我,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说。”

林飞扬笑:“你千万别那么说。你也曾帮过我的。”

秋寒有些不明白地问:“我帮过你?啥时候?”

林飞扬说:“你忘了。要不是你那么鼓励我,我也考不到这所学校。”

秋寒笑:“哪算啥帮助啊?”

林飞扬笑:“可我铭刻在心。”

秋寒说:“别说的那么严重。回去带我谢谢你妈。”

林飞扬笑:“知道了。等你有时间了和我回去看看她,她还没见过你呢。”

秋寒说:“行。等有时间我一定去。那我走了。”

林飞扬说:“那好。你以后有啥事就亲自给我说,别让别人给我捎话。”

秋寒知道他说的是带粮这件事,就笑着说:“我以后不会让别人给你捎话了。”

林飞扬像是没听懂似的问:“你说啥?”

张凤笑:“哎吆!你可真笨。她的意思是以后有事她亲自给你说。”

秋寒笑着拉了张凤一把:“咱走吧。”

然后两个人转身下了楼。

2016.5.30夜

推荐阅读

热门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