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精彩
当前位置: 首页 > 散文精选 > >正文

年三十的故事qq经典日志

时间:2020-11-17 来源:搜客文学网
 

一。

大年三十夜里,万家灯火阑珊。

屋外风雪呼啸,屋内董老大一大家子的人围着一大盆烧的很旺的柴火,杂七杂八的聊着天,等待着凌晨的到来。

有刺骨的风从门口处钻进来,裹挟着碎碎的雪,凉意袭人。而屋内盆中的火苗不断翻滚摇曳,还有不时发出的噼里啪啦木柴燃烧的声音,在众人的聊天声中依旧分明,而墙面上众人的影子明明灭灭,形状不断变换,像一个个诡谲的魅影。

董家五子,三个儿子两个女儿,董大爷十几年前就走了,留下尚健康的董大妈住在老屋,屋前一大片菜地自己闲时打理打理,养一些鸡鸭作伴,还有儿女们每年带回来的各种东西钱物,日子过得到也清闲惬意,且大儿子一家与老屋隔着一条沟,勉强有个人照应,日子过得也不算。可是近年来,人老体衰,身体似乎越来越差了。

“董森,好多年噢都没有回来啦”董家大哥一手握着火钳挑动着柴火,来保持火苗的旺盛,一手夹着一根烟猛吸了一口吐出浑浊的白烟,然后扭头对坐在旁边烤火剥花生的三弟董森说。

“是的闷,这两年忙,生意做个没头绪,瞎忙弄两年还不是出去打工了,一大家子还靠我养活呢,现在干什么都难啊。”董森剥开一个花生倒出果仁儿来递给坐在旁边的小女儿,然后慢悠悠的对大哥说道。

“哈哈,老二也是,一年不回来一次,在外面挣大钱咧。”董大哥又加了一根细柴架在火堆里,摇曳的火光把他的脸也照得明明灭灭,脸上的神色看不分明。

“挣什么大钱啊,大哥说笑了,都是个小本生意,亲力亲为的,也没什么闲钱请人,所以这不一年忙到头才好不容易回来一趟,看看咱妈再给大哥你们拜个新年嘛。”老二董洪的老婆杨天贞尖声笑着辩解道,然后把手从白色羽绒服里抽出来,放到明晃晃的火堆前面使劲儿搓了搓。董洪一直低头摆弄着手机,处理不断收到的滴滴滴的短信,听到大哥和老婆的谈话也没有插话的打算,哈哈哈憨笑了几声算作回应了。

小孩子们在另一间房间里看电视,那是一个很老很旧的大块头彩电了,上面用一块旧的彩色花纹大纱巾盖着防灰,而机子外壳上模模糊糊的是一些辨不明出处的污渍。电视只能接收到几个频道,仍有些麻麻地雪花,而他们坚持看着今年的春晚,虽然不住地吐槽抱怨,但是在吐槽中还是不时爆出哈哈大笑。面前的茶几上放着两盘瓜子,瓜子壳散落在桌子上地面上没人在意。

二。

屋内的火光裹着私语钻出了门缝。

屋外的风似乎小了些,但在大门口的橘黄色灯光的里,能看到纷纷扬扬的雪花似乎比先前更大了,漫天飞舞的雪,将整个村庄包裹着。积雪越来越多,也好像在不断吞噬着声音,村庄里静的出奇。只有每家每户门口的大红灯笼,还提醒着人们这里并非寂无人烟。<安徽癫痫病公立医院/p>

“老二老三,咱一年也聚不了一次,今儿当着咱妈的面,也没啥子避讳的,都是一家人,说说,你们看看这妈的问题到底咋搞,咋分配呐?”大嫂用小指把溜到眼前的碎头发勾到耳后,突然说了一句,也没有抬头看弟弟弟媳们。

一时间没人说话。

而有点潮的柴放在火盆里,被烧的啾啾响,根部流出了痛苦的泪。

“我自个儿觉得和香兰(小女儿)一起住怪好的。”突然,一直缩着身子沉默烤火的董大妈弱弱的说了一句。

“妈,小妹家里人也多,一儿一女,还有妹夫,家里地方又不大,你一直住那儿多不好啊。”三弟董森立刻反驳道。

“就是,我们弟兄三个,怎么能让你一直住女儿那儿呐!”老二仍盯着手机却紧皱眉接着说。

“妈这是习惯小女儿那儿,住着也没啥的,愿意就成啊!”大嫂忙说。

老二媳妇杨天贞和老三媳妇曹湘听着这话一齐抬起头来看了大嫂一眼,二媳妇嘴唇张了张没出声,然后和三媳妇互相望了一眼便低了头。

“要不还是一家两个月轮流照顾吧,咋样?”老大哑哑的声音在烟雾响起,然后看见他拿拳头捶了捶腰,挺了挺背。

“妈,你觉得呢?”二媳杨天贞听了这话马上话头转问董大妈,在火光的映照下稍一留心,没准儿就能看到她眼里的犹豫,她其实也是不愿意董大妈住到自己有光洁地板,气垫大沙发的新家里去的。在农村住了多年,董大妈已经习惯了随性的生活,并没有那些城里人任何的讲究,相比较,她更喜欢老屋里墙面上熟悉的每一个糙手的凹凸,而不是城里儿子们家里的窗明几净。前几年去二儿子新买的大房子里住了半个月,好几次上厕所都不记得冲厕所,搞得爱干净的二媳妇气的半死,又不能对老人撒气,所以与董洪因为老人的事争吵了不少次。

“哎,都行啊。”董大妈似乎想到了什么,撅着皱成饺子褶似的嘴说。

“那就,大哥这里住两个月,然后二哥,然后我那儿,然后再轮流。姐和小妹就有空去看看就成了,好吧?”三弟董森盯着二嫂说。他知道二嫂不喜欢他妈。也是,他妈这个人也是很难让别人喜欢的。

众人一阵沉默,真想把这个桥段给忽略过去,可是显然是不能够的。

柴火噼里啪啦在火盆里肆意燃烧,热气腾腾直上,把这空气都炙烤的扭曲变形,一圈人不由自主的把椅子向后挪了一点。

屋外风雪依然肆虐。

屋内的人却突然感觉到了燥热。

“好,就这个样子吧。”董家大哥捏灭了一支烟,插进火盆的灰里面,视线巡视了一圈后咧着嘴说。

“嗯,嗯……”众人附和到。

隔间屋里,吵闹声,欢笑声,电视里的声南宁癫痫哪个医院最好音阵阵传来,将这份沉默显得不那么尴尬。

董大媳妇起身过来看的时候就看到,她家的的大儿媳抱着小儿子看电视,董家大哥二儿子在低头玩儿手机,她的那个捡来的傻女儿正同三弟董森的儿子追着打闹着玩儿,就董洪的儿子,董森的小女儿正凑在大人身边烤火嗑瓜子,一群孩子玩儿的不亦乐乎。她想笑,可是嘴角咧起,便变成了摇头。

这夜是农历十二月三十,农村里称除夕夜,团圆夜。董家一家除了两姐妹都到齐了。

三。

三四十年前,董大妈是村里人尽皆知的泼辣户,是那种能插着腰站道场上和别人大骂大战三百回合,唾沫飞扬兵不血刃的厉害角色,一张嘴不知道得罪过多少人。而在家里,董大爷,儿子们,儿媳们,被她气的无言以对默默流泪的事儿都是时有发生的。

董大妈原来最喜欢大儿子,对大儿子是最好,供他吃的穿的也都要比另外两个儿子好,让他学历是一家人里最高的,还帮他娶了村子里最漂亮的姑娘当媳妇儿。可就是这个儿子,最先与她分家,这个儿媳,最先与她撕扯打骂,即使后来大儿子家的房子与她隔着一条沟,村里人偶尔还能听到两人的对骂声。然而村人们都是习惯的,见怪不怪了。

她的最温顺的媳妇反而是她最不待见的调皮的小儿子的媳妇。可是不论温顺还是刚烈,她都是苛刻对待的。

三媳妇不会忘记,当年她和董森结婚的那天,因为客人多,碗筷不够,虽说已经分家,不和父母一块儿住,但也是在一个屋檐下的,董大妈却是阻止了董大爷拿自家屋里的碗筷帮助,导致新婚夫妻俩不得不当场去村头铺子里买,让她委屈之极;在三媳妇第一个儿子出生不足周岁的时候,独自照顾孩子的三媳曹湘因为借盖了董大爷的一件破旧大衣,而被董大妈训斥,无奈之下拿出自己结婚时陪嫁的新床单给小孩子盖着;孩子们也应该都不会忘记,这么多年,无论回家时爸爸伯父带多少零食水果食物钱财给奶奶,奶奶也从来没有给过孙子们一分零花钱,一块压岁钱。他们对奶奶的印象是和书里不一样的。

大媳妇分家见面吵,二媳妇硬脾气躲着她,三媳妇温柔知礼一再忍让。儿媳们对婆婆是有苦难言,儿子们更是能忍则忍能避则避。董大爷也是好脾性的人,因而从来都是任董大妈怎样。

时光红了樱桃,绿了芭蕉,憔悴了容颜,老屋斑驳的门墙不知不觉中又挨过了二十年。而丈夫病逝,子女离家远去,村里人亦渐少。村子里年轻人越来越少,老年人是越看越多。近两年,老年人也是眼看着少了好几个了。

董大妈一个人守着偌大的老屋,一个人穿堂而来穿堂而去。屋里什么都不缺,一个人来去自由再无人与她斗气,但即使是子女偶尔回来带着大包小包的东西看望母亲的时候,也经常被董大妈堵的无话可说。并且当董森说哪些哪些老娘喜欢吃的东西是媳妇曹湘准备拉萨哪治癫痫好的的时候,总会换来董大妈嗤之以鼻的讽刺说儿子就会骗人。董大妈不相信,别人也没办法,趁兴而来败兴而归的情况时有发生。但无论如何,母亲永远是母亲,这个身份是不容改变的。

四。

“怎么说我们老大也在老家里照顾了妈这么多年啊,怎么还要再回来啊。”老三说出了意见后大媳妇立即睁大眼睛瞪着他说道。

“为什么,为什么,你说为什么,这老屋我们和老三全部都让给你了没要一分钱,怎么,这还不够啊?再说,说是你照顾了妈,怎么照顾的还不是你说了算。”二媳妇哼哼着反驳大嫂。

众人有一瞬间没了话说。老屋背靠公路,交通便利,董家老大房子在半山上和老屋隔一条沟,时代变迁,公路的重要性自不用细说。老二老三为了照顾家里人口众多的大哥也就把老屋都让给了大哥,让大哥盖了新房,也算一点补偿。

“怎么,大嫂,现在有了房子,就不想认账啦?我们可不欠你什么的。”火光下,二媳妇轻轻的摩擦着自己晶亮的指甲平静地说道。而一旁的董大妈想到自己现在的那一间偏房也默默地摇了摇头。

“奶奶,你想住哪里啊?”这时趴在董森大腿上悠闲地吃花生的女儿董灵突然小声询问,亮晶晶的大眼睛好奇的看着自己奶奶皱成饺子褶似的老脸。

董大妈侧了下脸面向小孙女,背对着火光,看不清神色。似乎有些激动,伸手过来捏了捏小孙女的脸说:“住哪儿啊,奶奶跟灵灵住一起好不好啊?”

却不料,孙女头一偏躲开奶奶继续想要摸她小辫的手,一头钻进了爸爸董森的怀里,董大妈的手没来得及收回,笑意凝固在脸上。

坐在旁边的二媳妇刚好注意到这些,冷冷的哼了一声。

董森当然注意到了这些,面对女儿的无理取闹,他的脸已经黑了,对着董灵的屁股使劲拍了两巴掌,“怎么能这么对待奶奶呢,她是长辈知不知道!”

“不要,每天饭吃的比我都多,身体明明很好还要我照顾她,胃疼一下就要去大医院住院,妈妈病那么久什么都没说啊,反正我不喜欢。”几巴掌落在厚厚的羽绒服上发出沉闷的击打声,董灵抱着爸爸的大腿委屈的抢说道。

听到这些董森神色缓了缓,有些无奈的摸了摸女儿的头发,嘴贴着董灵的耳朵轻声说:“再不好,那也是灵灵的奶奶,是爸爸的妈妈啊,灵灵也会对自己妈妈好的,对不对?”边说边揉了揉刚才打的地方。

面对爸爸突然的温柔,董灵有些不知所措,抽着鼻子哽咽地“唔”了两声。更紧地抱住了爸爸的大腿。

抬起头,面对妻子疑惑的眼神,董森摇了摇头。扫了一眼围在火盆周围的亲人们。董大妈两手插在袖子里盯着火盆出神,大哥仍是皱着浓黑的眉拼命地吸着烟,二哥翘着二郎腿脸被手机屏幕照的闪闪烁烁,嫂子们湖北权威正规癫痫医院也都不知道在想着什么。董森叹了口气打破僵局说:“既然都不说话,就按我刚才的提议吧,咱们兄弟轮流照顾。”

“就这样吧。”董家大哥终于回了一声。

“你们怎么说就怎么办呗。”二嫂杨天贞摆了摆手说。

“妈,你看怎么样,以后你轮流住我们三兄弟那儿,我们照顾你。”

“老三你都这样说了,我还能咋办,老太婆一个,任你们处置。”

听了母亲这样的回答董森已经是无力生气了,只想尽快解决问题好好休息休息了。只是这凌晨来的太慢,新的一年来的太慢。

“爸爸,我们什么时候回家啊?”这时趴在董森腿上睡的迷迷糊糊的女儿董灵嘟哝着问道。

“不是今天才来的嘛?”

“不喜欢这里。”

“乖,新年过完就回家啊。”董森叹了口气,轻轻地说。

“十、九、八、七……”隔壁孩子们正大声叫着跟着春晚主持人倒数秒数迎接新年,门外村子里鞭炮声也此起彼伏响彻天地,前一秒的寂静,转瞬便热烈疯狂起来。鞭炮炸裂后红纸屑随着白雪花纷纷扬扬坠落,落地却只能看见喜庆的红。

五。

大年初一的早上,董家大嫂子用了年三十晚上剩下的饭菜做了早饭,董大妈只吃了一碗面条,锅里面就只剩面汤了。董灵跟妈妈抱怨饭菜太难吃,早饭就吃了自己带的一个面包。

接下来的两天,老二,老三四处给村里的长辈们拜年,也都留了他们饭,都很丰盛。他们只是晚上回大哥家里睡一觉而已。

初四一大早,一行人收拾妥当就要走了。董大妈头两个月跟着大哥在老家住,因此现在老二老三每人照例给了老母亲1000块钱。董大妈今天也跟着来送送儿子儿子孙儿们。

“奶奶,我们还会回来看你的,注意身体呐!”孙儿们一个个叽叽喳喳跟奶道别,挥挥手然后就扭身跑上车去了。董大妈也是抿着嘴,笑着皱着脸,一个劲儿地挥手。

客车上人渐渐多了起来,老二老三也就上了车坐了下来。这时突然听见董大妈大大的挥了几下手。

“董森啊,记得到镇上给我把药店的钱还给人家医生啊,欠了好长时间了。”这次叫的声音挺大的,众人都听到了。

“噢!好咧。不过多少钱啊?”董森突然想到什么似的,问道。

“还能有多少钱,就十几块钱,自己私房钱可劲儿地攒,十几块钱都非得欠着让儿子来掏,哼。”这回没等董大妈回应,董家大嫂自嘲似的说到。

“嗯……”

大片的雪花仍然是纷纷扬扬地在山间田野里飞舞,村子正经历着一年中最热闹最欢快的时段,人人喜笑颜开,阖家团圆。

推荐阅读

热门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