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精彩
当前位置: 首页 > 短文学 > >正文

《楚碧驯猪》【跑猪噜噜】 皮皮少儿阅读频道

时间:2019-09-12 来源:搜客文学网
 

《楚碧驯猪》

到后来,爸爸妈妈终于找到了房子!为了找工作,爸爸时时翻阅求职广告。他偶然发现一则启事,上写“需雇体育场管理员,场地备有免费住所”。

爸爸说:“我想报名,我去当管理员。”

“胡扯!”妈妈表示反对,“没准什么时候你就能在大学里获得一个职位,也许苏黎世大学会录用你。”

“不,”爸爸坚持己见,“这份差事我先干着,这样我们才能解决噜噜的燃眉之急。再说场地管理员并不是最差的工作,我边干还可以边搞我的象形文字翻译研究。”

我们几个孩子兴奋不已,只有妈妈眼含忧伤。她拉住爸爸的手,使劲按住它,然后站起身来,看样子马上就要哭出来了。

星期一,当我们去上学以后,爸爸给体协打电话求职。一开始,当体协的人听到爸爸的职业曾是“埃及学家”的时候,颇有些不以为然,可是爸爸介绍自己曾在埃及的沙漠里参与过考古挖掘,与沙坑打过交道以后,体协的官员们首肯了。最为有趣的是,我们一家马上可以搬过去住,原先的场地管理员一夜之间不辞而别了,据说是买彩票中了大奖,云游世界去了。

癫痫的有效治疗方法>“我们总算是幸运的,”爸爸说道,“这样,噜噜就可以和我们住在一起了。不过体协要求我们在一个月之内提供噜噜具有艺术才华的资质证明,只有这样,我们才可以把它长久留在体育场。”

“艺术才华?这是什么意思?要让噜噜登台表演吞吐火球?”

“我也弄不清是何含意。无论如何这是当局的一项规定吧。你想,在市中心的体育场上保留一头猪,总得因为它有艺术表演方面的才能,例如走钢丝或者踩高跷之类。我们必须找出噜噜的天赋。在体育节到来的时候,让噜噜来两次登台亮相,获得‘艺术猪’的美誉。别着急,我们还有一个月的时间呢。”

体育场位于城市中心,四周全是出租公寓楼。这是一个简易足球场,没有看台。场地两侧各有一栋小房子。一栋是俱乐部小餐厅,另一栋就是我们的新家了。我们的新家有一个小园子,还有一个工棚,里面堆放着石灰袋、沙子、球门网以及各种场地养护器材。紧靠着我们的住处还有运动员更衣室和淋浴室。我们的爸爸突然变成足球场管理员了,这实在是太棒了!我们可以尽兴地踢足球,想踢多久就踢多久了。当然比赛和训练时间除外。星期三间或有比赛或训练,星期天是铁定的比赛训练日,这一乌鲁木齐看癫痫专业的医院天来的是业余联队的球员们。四周公寓楼上的住户可以从阳台和窗户里观看球赛,一个大子儿也不用花。

出太阳的日子,场地上尘土飞扬;下雨的时候,场地成了一个深灰色的大泥潭。爸爸的职责是,比赛或训练前把坑坑洼洼的场地弄平,在场地上打石灰线―――边线、中线、禁区、球门线等等。为此,爸爸有一辆红色的小型牵引车,车后曳一张钢丝网,就用它来平整场地。

打线是场地平整后的一道工序。牵引车后面挂上一个安有两个轮子的装置。上面有一个铁皮箱,下面有一个指向地面的漏斗。铁皮箱里装着石灰粉,只要一按按钮,石灰粉喷出,白线随着牵引车的前行而生成。

爸爸的工作就是如此简单。他总是说,这种工作与他的所学风马牛不相及,可无论如何这是一份能够让他呼吸室外新鲜空气的工作,至少这是有益无害的。

可是有时候打线打得好好的,他会突然下车跑回屋子里。他匆匆坐到书桌前,伏案疾书,弄他的古埃及象形文字。过一阵子他又跑回牵引车,重新发动的时候,石灰线上就会留下一个大白点。我们从白点的数目上就可以数出,他总共有多少次想起了象形文字。

我们在工具怎么治癲痫棚里为噜噜搭了一个猪栏。白天它在园子里活动,夜晚它在猪栏里睡觉。我们颇为满意。爸爸有工资了,全家人还住上了不花钱的房子,我们和妈妈离学校也很近。噜噜也用不着东躲西藏的了。现在我们惟一操心的是如何能证明它不是一头普普通通的家猪,而是一头有艺术才华必须保留的天才猪。

“艺术才华和猪连在一起,听起来怪里怪气,”贝蒂愤愤地说道,“亏那帮人想得出来!咱们家的噜噜又不是马戏团的猪!”

我们曾经看过一回马戏团里的猪的表演。那是一头能后腿直立走路的猪,猪头上扣一顶白色厨师帽,肚子上系一块白色围裙,嘴巴里叼一把木勺。驯兽师在木勺里放上一个生鸡蛋,那猪倒动两条后腿在台上走来走去,鸡蛋能完好无损。

楚碧想让噜噜练习这套把戏。她把一把木勺塞到噜噜嘴里。然而木勺一下子就掉到地上。楚碧不屈不挠,一遍又一遍地训练,终于能使噜噜牢牢叼住木勺了。可是想尽世上一切办法,也无法让它后腿直立行走。它就是想不通,好端端的四脚落地,为什么突然要改成两腿承重,它就是不干。

楚碧又让它练习坐姿。这一招它学得最快。用一块巧克力在它面前晃来晃去,它就会端端正开封癫痫病医院,癫痫病能根冶吗正地坐着,姿态相当优美。楚碧又想让它后腿直立站起身来,它还是不干。

到后来楚碧也只好放弃让它直立行走的想法了。四条腿行走也行,只要不打碎鸡蛋就好。于是她把木勺塞到噜噜嘴里,在勺子里放上一个生鸡蛋。噜噜才向前走了几步,鸡蛋就飞了出来!它上前一口就连壳吃掉了摔破的鸡蛋。

楚碧试了一次又一次,可是每次都以失败告终。噜噜只要走上几步,鸡蛋准会跌落在地,接着就被吃掉。至少耗费了十个鸡蛋以后,妈妈生气了!

“真蠢哪!”妈妈骂着,“用这么贵的鸡蛋!难道就没有想过用白色的塑料鸡蛋来训练吗?”

贝蒂找到了一个与真鸡蛋极其相像的塑料蛋,把它放进木勺里。噜噜走了几步,弄掉了假蛋,一口咬住它,怔了一怔,赶紧把它吐了出来。从这时起,它变得特别厚颜无耻:若是放上假蛋,休想让它走动半步。

没办法,我们只好又放上一个真蛋。它立刻开步走,让鸡蛋滚落在地,上前吃个精光,连地上的蛋黄迹都舔个干干净净。

“噜噜不可能成为马戏团的猪了。”楚碧气馁地说。

我们该怎么办呢?

推荐阅读

热门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