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精彩
当前位置: 首页 > 心情日记 > >正文

第四幕泰尔亲王配力克里斯

时间:2019-09-11 来源:搜客文学网
 

老人上。

不说那泰尔的人民,

怎样欢迎她的旧君;

不说那薄命的王后

在尼庵中凄凉苦守;

单表小小的玛丽娜

早已长成豆蔻年华,

那克里翁不负重托,

把这公主悉心教育,

亏她生得剔透玲珑,

音乐文艺色通,

那卓越的才华仪态

赢得每个人的敬

可叹那嫉妒的妖

又在施展它的祸心!

克里翁有个女公子,

菲萝登是她的名字,

这时已经待嫁闺中,

和玛丽娜形影相从:

她们有时并肩共织,

赌赛着玉指的纤洁;

她们有时拈针共绣,

争夸着灵秀的心手;

有时抚琴同唱新声,

羞杀了哀吟的夜莺;

有时执笔同赋新诗,

歌颂着月殿的神姬。

这菲萝登好胜心强,

她总想争一日之长;

无奈她乌鸦的羽

怎么能和白鸽比皎?

只有玛丽娜的敏慧

受尽了众人的赞美;

菲萝登在相形之下

大大地减低了声价。

她的母亲因妒成憎,

陡起了杀人的心情,

她想把玛丽娜去除,

便可让她女儿独步,

谋还正在酝酿,

利科丽达又告身丧,

可怜那孤零的公主,

她的生命危在朝暮。

那恶妇的毒计猖狂

究竟能否如愿以偿?

这以后的事移境变,

自有伶工们的扮演。

俺老汉啊荒腔走韵,

惭愧有渎看官清听,

谢列位大度的包容,

才把俺的漏洞弥缝。

这厢来了狄奥妮莎,

里奥宁是她的爪牙。(下。)

第一场塔萨斯。海滨附近旷地

狄奥妮莎及里奥宁上。

狄奥妮莎

记着你已经发誓干这件事;那不过是一举手之劳,永远不会有人知道。世上再没有这样便宜事儿,又简单,又干脆,一下子就可以使你得到这么多的好处。不要让那冷冰冰的良心在你的胸头激起了怜惜的情绪;也不要让慈悲,那甚至于为妇女们所唾弃的东西,软化了你;你要像一个军人一般,坚决执行你的使命。

里奥宁

我说干就干;可是她是一个很好的姑哩。

狄奥妮莎

那就更应该让她跟天神们作伴去。瞧她因为哀悼她的保姆,哭哭啼啼地来了。你决定了吗?

里奥宁

我决定了。

玛丽娜携花篮上。

玛丽娜

不,我要从大地女神的身上偷取诸色的花卉,点缀你的青绿的新坟;当夏天尚未消逝以前,我要用黄的花、蓝的花、紫色的紫罗兰、金色的万寿菊,像一张锦毯一样铺在你的坟上。唉!我这苦命的人儿,在暴风雨之中来到这世上,一出世就死去了我的母亲;这世界对于我就像一个永远起着风的怒海一样,把我的亲人一个个从我的面前卷去。

狄奥妮莎

啊,玛丽娜!你为什么一个人到这儿来?怎么我的女儿不跟你在一起?不要让悲哀侵蚀了你的血液;你可以把我当作你的保姆的。主啊!这种无益的哀伤,已经使你的脸色变得多么憔悴!来,把你的花给我,趁着它们还没有被海潮打坏。跟里奥宁散散步去吧;那儿的空气很新鲜,它可以刺激脾胃,鼓舞神。来,里奥宁,搀着她的手臂,陪她散步去吧。

玛丽娜

不,我谢谢您!我不愿夺去您的仆人。

狄奥妮莎

来,来;我是像自己人一般你和你的父王的。我们每一天都在盼望他到这儿来;要是他来了以后,看见我们这位绝世无双的好女儿消瘦成这个样子,他一定会懊悔不该这样远远地离开你;他也一定会埋怨我的丈夫和我,说我们不曾好好照料你。去吧,我求你;散散步,重新快活起来;不要毁损了你那绝妙的容颜,那是曾经使每一个少年和老人目移神夺的。你不用管我,我会一个人回去。

玛丽娜

好,我就去;可是我实在没有那样的兴致。

狄奥妮莎

来,来,我知道那是对你有益的。里奥宁,你陪她至少散步半小时。记住我刚才所说的话。

里奥宁

您放心吧,夫人。

狄奥妮莎

我的好姑,我要暂时少陪你一下;请你慢慢走着,不要跑得满脸通红的。嘿!我必须留心照顾你哩。

玛丽娜

谢谢您,亲的夫人。(狄奥妮莎下)这风是从西方吹来的吗?

里奥宁

这是西南风。

玛丽娜

我生下来的时候吹的是北风。

里奥宁

是吗?

玛丽娜

我的保姆告诉我,我父亲是从来不知道恐惧的,他向水手们高声呼喊,“出力,好弟兄们!”用他尊贵的手亲自拉着缆索,不顾擦伤他自己的皮肉;他曾经紧紧攀住桅樯,抵御着一阵几乎把甲板冲毁的巨

里奥宁

那是在什么时候?

玛丽娜

就在我生下来的时候。像那样狂暴的风,真是从来不曾有过;一个爬到帆篷上去的人也从绳梯上翻下海里。一个说,“嘿!你下来了吗?”他们流着汗从船头奔到船尾;掌舵的吹口哨,船主到处喊人,满船忙作了一

里奥宁

来,念你的祷告吧。

玛丽娜

你是什么意思?

里奥宁

要是你需要短短的时间作一次祷告,我可以允许你。可是千万不要噜噜嗦嗦地拉上一大套,因为天神的耳朵是很灵敏的,而且我已经发誓要把我的事情快快办好。

玛丽娜

你为什么要杀死我?

里奥宁

这是我的女主人的意思。

玛丽娜

为什么她要把我杀死?凭着我的真心起誓,照我所能够记得的,我生平从来不曾作过一件损害她的事。我不曾讲过一句坏话,或是对无论哪一个生物作过一桩恶事;相信我,我不曾杀死过一只小鼠,或是伤害过一只飞蝇;我在无意之中践踏了一条虫儿,也会因此而流泪。究竟我犯了什么过失?我的死对她有什么好处?我的生对她又有什么危险?

里奥宁

我只知道奉命行事,不是来跟你辩论是非的。

玛丽娜

我希望你再也不会干这样的事。你的相貌很和善,表明你有一颗仁慈的心。我最近看见你因为劝解两个打架的人而自己受了伤,这就可以看出你是一个好人。现在再请你做一个这样的好人吧!你的主妇要害我的命,你应该扶危拯困,救救我这柔弱可怜的人才是池州治疗癫痫病有哪些方式

里奥宁

我已经宣过誓了,这事情非办不可。

众海盗上,时玛丽娜方在竭力挣扎。

盗甲

放手,恶人!(里奥宁逃下。)

盗乙

一件宝货!一件宝货!

盗丙

大家分,弟兄们,大家分。来,咱们赶快把她带到船上去吧。(众海盗捉玛丽娜下。)

里奥宁重上。

里奥宁

这些恶贼是大海盗凡尔狄斯手下的;他们把玛丽娜捉了去啦。让她去吧;她是再也不会回来的了。我敢发誓她一定被他们杀死、丢在海里啦。可是我还要探望探望;也许他们把她玩了一个痛快以后,并不把她带到船上去也说不定。要是他们把她留下,那么她在他们手里失去了贞,必须在我手里失去她的生命。(下。)

第二场米提林。院中一室

院主人、鸨妇及龟上。

院主

老板有什么吩咐?

院主

到市场上去仔细搜寻;米提林多的是风子,咱们没有姑应市,这笔损失可不小哩。

鸨妇

咱们从来不曾像现在这样缺货。一共只有三个粗蠢的丫头,她们充其量也只能像现在这样应付;而且因为疲于奔命的缘故,都已经跟发臭的烂肉差不多了。

院主

所以咱们只好不惜重价,弄几样新鲜的货色来。无论干什么生意,总要讲个良心,不讲良心,营业还会发达吗?

鸨妇

你说得不错;那不是养育私生子的问题,我想我自己就一手养大了十一个――

嗯,每个养到十一岁,就又下水啦。可是我要不要到市场上去搜寻一番?

鸨妇

别的还有什么办法?咱们这铺子里都是又臭又烂的货色,一阵大风就会把她们吹碎的。

院主

你说得不错;凭良心说,她们的确太肮脏了。那个可怜的德兰斯瓦尼亚人才跟那小蹄子睡了一觉,不几天就送了命。

喂,她很快就送了他的命;她叫他给蛆虫们当一顿美味的炙肉。可是我要到市场上搜寻去了。(下。)

院主

有了三四千块钱也可以安安稳稳过日子了;那时候咱就洗手不干。

鸨妇

为什么不干,我倒要问问你?难道咱们老了,赚钱就是一桩丢脸的事吗?

院主

啊!咱们的名誉不是像货色一样源源而来的,咱们的货色也不能保险没有意外的损失;所以要是咱们在年轻的时候早一点儿赚下些产业,现在情愿关起门来吃现成饭了。而且咱们这一行营生是上干天怒的,要是不知道中途歇手,神明一定不会饶过咱们。

鸨妇

算啦,别的生意也是跟咱们一样罪恶的。

院主

跟咱们一样!嘿,他们可比咱们清白得多啦;只有咱们这一行才是最该死的。这行生意能算是职业吗?那简直不是人干的。可是龟来啦。

率众海盗及玛丽娜上。

过来。列位大哥,你们说她是个闺女吗?

盗甲

啊!朋友,这我们可以担保。

老板,您瞧,我好容易东寻西找,才找到这么一件货色。要是您中意的话,那再好没有;不然我付的定钱可就白扔啦。

鸨妇

,她有什么长处?

她有一张好看的脸蛋儿,会讲好听的话儿,又有一身挺好的衣服;有了这几件好处,人家还会拒绝她吗?

鸨妇

她的价钱多少?

他们一定要一千块钱,一点儿也不能少。

院主

好,跟我来,列位朋友,我立刻就把钱拿给你们。妻子,你领她进去,教导她应该做的事,免得她生手生脚的,怠慢了客人。(院主及众海盗下。)

鸨妇

,你把她的容貌仔细记好,她的头发是什么颜色,她的皮肤是怎样的,怎样高的身材,怎样大的年纪,尤其要说明她是个闺女;你到市上去这样嚷着说,“谁要是愿意出最高的价钱,就可以做第一个享受她的人。”倘然男人们的情没有改变,这样一个闺女是可以赚一注大钱的,照我吩咐你的办去吧。

遵命。(下。)

玛丽娜

唉!里奥宁应该把事情做得干脆一点,他应该早一点杀死我,不应该说那些废话;或者那些海盗们要是再凶狠一些,把我丢在海里,我也可以找我的母亲作伴去!

鸨妇

你为什么哀哭,美丽的人儿?

玛丽娜

因为我是美丽的。

鸨妇

得啦,天神们总算没有亏待了你。

玛丽娜

我并不抱怨他们。

鸨妇

你既然落到我的手里,你就是我的人啦。

玛丽娜

我真不该从那想杀死我的人手里逃了出来。

鸨妇

你在我这里可以过舒服的日子。

玛丽娜

不。

鸨妇

是的,你可以过舒服的日子,你还可以尝尝各色各样绅士们的味道。这儿吃的也有,穿的也有;还有黑的、白的、胖的、瘦的汉子们,由你夜夜掉换新鲜。嘿!你捂住你的耳朵了吗?

玛丽娜

你是个女人吗?

鸨妇

我倘然不是女人,你说我是什么?

玛丽娜

不贞洁的女人就不能算是女人。

鸨妇

好,有你的,你这小鹅儿,看来你要给我添点麻烦啦。来,你是个糊涂的小东西,一定要给你点颜色看,你才会听老的管教。

玛丽娜

天神保佑我!

鸨妇

要是天神保佑你多结识几个知心的汉子,那么让他们安慰你、供养你、给你甜头尝吧。龟回来了。

重上。

鸨妇

喂,你在市场上替她宣传过没有?

我简直连她头上有几根头发都说了出来;因为描摹她的美貌,把我的喉咙都喊哑了。

鸨妇

告诉我,你觉得人们听了你的话,兴趣怎样?尤其是那些年轻的家伙?

不瞒您说,他们听我的话,就像听他们父亲的遗嘱一般。有一个西班牙人满口流涎,他一听见我的形容,就在那儿做着同的好梦了。

鸨妇

他明儿一定会穿沈阳哪里能治疗癫痫起他的最漂亮的绉领衣服,到咱们这儿来的。

今晚就来,今晚就来。可是,,您认识那个弯腿的法国骑士吗?

鸨妇

谁?维乐尔斯先生吗?

嗯;他一听见我的宣告,就乐得想要翻起-斗来;可是结果只是呻吟了一声,发誓说明儿一定来看她。

鸨妇

好,好;他曾经把他的一身病带到咱们这儿来,这一回最多不过是旧病复发。我知道他是个明处花钱、暗处占便宜的家伙。

好,要是每一个国家都有旅行的人到咱们这儿,咱们总是来者不拒的。

鸨妇

(向玛丽娜)请你过来一下,你的好运气到了。听着,你在干那件事的时候,虽然心里愿意,也要装出几分害怕的样子;越是有利益的事情,越要装着不把这种利益放在心上。当你向你的情人们谈起你现在的生活的时候,你应该流些眼泪,这样可以引起他们的同情;这一种同情往往可以使你得到极好的名誉,而这种名誉也就是一种利益。

玛丽娜

我不懂你的话。

啊!带她进去吧,,带她进去;她这种羞人答答的神气,必须让她立刻得些实际经验,才可以把它除掉。

鸨妇

你说得不错,真的,必须让她立刻经验经验;第一夜做新,不免要带几分羞涩,她干这个却是光明正大的。

说老实话,脸嫩的固然有,脸老的也不少。可是,,既然这块肉的价钱是我讲定的――

鸨妇

你也可以切一小块去尝尝。

真的吗?

鸨妇

谁来骗你?来,小姑,我很喜欢你的衣服的式样。

嗯,凭良心说,她这身衣服现在还没有更换的必要。

鸨妇

,你再到市上去一趟,逢人便告诉咱们家里来了一位多么好的姑;多拉几个主顾,对于你总有好处。造化生下这东西来的时候,就有帮助你的意思;所以你应该竭力吹嘘,说她是怎样一个绝世无双的美人儿,你越是说得天花乱坠,越可以捞到一笔大大的油水。

您放心吧,,我只要一说起她的美丽,管教那些好色的人们一个个春心大发,比震雷惊醒那蛰眠水底的鳗鲡还要灵验。今天晚上我就可以带几个客人来。

鸨妇

去吧;跟我来。

玛丽娜

要是火是热的,刀是尖的,水是深的,我要永远保持我的童贞的完整。狄安娜女神,帮助我吧!

鸨妇

咱们跟狄安娜女神有什么来往?请你还是跟我进去吧。(同下。)

第三场塔萨斯。克里翁家中一室

克里翁及狄奥妮莎上。

狄奥妮莎

嗳哟,你是个傻子吗?这事情干也干过了,还可以挽回吗?

克里翁

啊,狄奥妮莎!像这样的惨杀案,真是自有天地以来所未有的。

狄奥妮莎

我想你真要变成个小孩子了。

克里翁

假如我是这广大的世界的主人,为了挽回这一件罪行,我宁愿把这世界舍弃。啊,女郎!你的品德是比你的血统更为高贵的,虽然你是一位金枝玉叶的公主,可以和世界上无论哪一个戴王冠的人并立而无愧。啊,里奥宁这恶!他也已经被你毒死了;要是你自己把那毒酒先喝一口,倒还可以算功过相抵。尊贵的配力克里斯若是追问起他的女儿来,你有些什么话说?

狄奥妮莎

我就说她死了。保姆不是执掌生死的神明,谁能保得住一个孩子养得大养不大?她是在夜里死的,我就这样说。谁敢说一个不字?除非你要表示你是一个正直无罪的好人,那么你就高声宣布,说她是被人用恶计谋杀的吧。

克里翁

唉!得啦,得啦。在天下一切罪恶之中,这一件是最为天神们所痛恨的。

狄奥妮莎

你就去做那些傻子,相信塔萨斯的可的小鸟儿会飞到海外去,把这件秘密向配力克里斯揭破吧。我真替你惭愧,像你这样一个出身高贵的人,却有这么一副懦夫的格。

克里翁

不要说是公然的同意,就是对于这样的行为表示默许的人,他也决不是高贵的祖先的子孙。

狄奥妮莎

就算是这么说吧。可是除了你一个人以外,谁也不知道她怎样死的;而且里奥宁已经不在,也没有人能够知道。她掩蔽了我的女儿,阻碍她前途的幸福;谁也不要看她一眼,大家都把他们的目光注射在玛丽娜的脸上,我们的女儿却遭人贱视,被人当作灶下婢一般看待。这就像利刃一样刺透了我的心。虽然你自己一点不替你的孩子着想,却说我的手段太不人道,可是我却以为这是为你的独生女儿所干的一件极大的好事哩。

克里翁

上天恕宥这样的罪恶!

狄奥妮莎

至于配力克里斯,他有什么话说呢?我们为她举哀送葬,至今还在替她服丧;她的坟墓已经大部砌好,她的墓碑上刻着灿烂的金字,表示一般的赞美和我们对她的念,这一切不都是我们花的钱吗?

克里翁

你是个妖,用你天使一般的面孔欺骗世人,却用你的鹰隼一般的利爪杀害无辜。

狄奥妮莎

你才是个迂腐的傻瓜,冻死几个蝇子也要惊天动地。可是我知道你会照我的话做的。(同下。)

第四场塔萨斯。玛丽娜墓前

老人上。

百年弹指,天涯寸步,

一苇可把重洋飞渡;

让我把你们的想像

带过了邦疆和国壤。

演戏本来是一片假,

列位看官不用惊诧

怎么那各地的人民

都讲着同一的方音,

这为的是观听便利,

不是俺们失于算计。

几句闲话代过去,

接着再把正文重叙。

却说那配力克里斯

为了探望他的娇儿,

带领了大小的臣僚,

再度冒海上的风涛;

赫力堪纳斯这老臣

这一回也伴驾随行,

留下了斯凯尼斯

把国中的政务主持。

可喜的是一帆风顺,

早到了塔萨斯边境,

那老王满心的欢慰,

想把女接回国内。

请看这些人影幢幢,

又有一番哀怨凄凉。

哑剧:配力克里斯率侍从自一门上;克里翁及狄奥妮莎自另一门上。克里翁指玛丽娜坟墓示配力克里斯;郑州治疗癫痫病哪家好配力克里斯作痛哭流涕状,以麻衣披身,大恸而去;克里翁、狄奥妮莎同下。

瞧这番拙劣的表情,

多么叫人难于信凭,

像这样的作势装腔,

也算是真实的哀伤!

悲哀的配力克里斯

披上了麻布的丧衣,

发誓永不洗脸剃发,

苦度着凄惶的岁月;

他挂着一颗颗泪珠,

叹口气又踏上归途。

心中阵阵风涛冲荡,

幸喜最后安然无恙。

列位且看这首墓铭

追叙玛丽娜的生平;

那心如蛇蝎的恶妇

偏会说蜜般的言语。(读玛丽娜墓碑上诗句)

佳人多薄命,奇花易萎折,

新春方吐蕊,遽尔辞枝别。

谁欤墓中人?泰尔王家女;

死神展魔手,一朝攫之去。

厥名玛丽娜,美慧世无比。

当其诞生时,海神大欢喜,

如山高,百里成泽国。

大地为战栗,恐至全沦没,

故将此女郎,上献与苍冥。

至今怒海水,犹作不平声。

最是那甘言的谄媚,

越显出居心的诡。

且不谈配力克里斯

深信他女儿的长逝;

他此去茫茫的前途

自有命运女神作主。

咱们现在回过头来,

再看那不幸的女孩,

她如今堕下了火坑,

失去了一切的希望。

请列位略耐一耐心,

咱们又到了米提林。(下。)

第五场米提林。院前街道

二绅士自院中出。

绅士甲

您听见过这样的话吗?

绅士乙

没有,而且要是她去了以后,在这样一个所在,也永远不会再听见这样的话的。

绅士甲

可是在那样的地方高谈上帝的真理!您有没有梦想到会有这样的事情?

绅士乙

没有,没有。来,我从此不再逛窑子了。我们要不要去听听修道女的唱诗?

绅士甲

只要是合乎道德的事,我现在什么都愿意做;可是从此以后,再不寻花问柳了。(同下。)

第六场同前。院中一室

院主、鸨妇及龟上。

院主

哼,早知如此,咱宁愿丢了两倍她身价的钱,也不要她到咱们这儿来。

鸨妇

该死的鬼丫头!她会叫普里阿波斯③倒一口凉气,她会叫这一辈青年人一个个绝了后代;咱们必须把她破了身子,否则还是撵她出去。轮到她侍候主顾,尽咱们这一行的本分的时候,她就有她的推托、她的理由――她的天大的理由;她会跪下来哀求祷告;要是魔鬼想和她亲一个嘴,见了她这样子,也会变成清教徒的。

哼,我非把她强xx了不可,不然我们的阔大少会跑得光,荡子也会都变成修道士啦。

院主

对,她再说什么经期失调,就别理她那一套。

鸨妇

可不是吗?要让女的不害经期失调,男的就得不怕染杨梅疮才行。哟,拉西马卡斯大人穿着便服来啦。

要是这作怪的丫头对客人们迁就一些,咱们这门槛儿早就给上下三等的人踏破啦。

拉西马卡斯上。

拉西马卡斯

怎么!你们这儿的大姑多少钱一打?

鸨妇

啊,天神祝福您老爷!

我很高兴看见您老爷贵体安好。

拉西马卡斯

是的,你们应该希望你们的主顾都有一个结实的身子,这才是你们的福气。喂!婆子,你们这儿有没有一个可以让人玩了以后不必请教外科医生的姑

鸨妇

我们这儿倒有一个,老爷,要是她愿意的话。可是在米提林从来不曾有过像她一样的人。

拉西马卡斯

你的意思是说要是她愿意干那件事儿的话。

鸨妇

什么都逃不了您老爷的明鉴。

拉西马卡斯

好,叫她出来,叫她出来。

要论她的皮肉,老爷,真称得起红是红,白是白,像一朵花儿似的。她的确是一朵花,就是还没有――

拉西马卡斯

没有什么?

老爷,我可不好意思说。

拉西马卡斯

女人羞答答的可以冒充贞洁,乌龟不好意思当然也可以提高身价。(龟下。)

鸨妇

她是一朵枝头的娇花,我可以向您保证,还没有被人攀折过呢。

率玛丽娜重上。

鸨妇

她不是一个美人儿吗?

拉西马卡斯

嗯,在船上待了这么多日子之后,看见这样的女人也就将就了。好。这是给你的赏钱,去吧。

鸨妇

请老爷准许我说一句话,然后立刻就去。

拉西马卡斯

你说吧。

鸨妇

(向玛丽娜)第一,我要你注意,这是一位很有名誉的贵人。

玛丽娜

我希望他果然是一位值得受我重视的正人君子。

鸨妇

第二,他是本地的总督,我是受他管辖的。

玛丽娜

假如他是本地的总督,那你自然要受他的管辖;可是他在这方面是不是正人君子,我还不知道。

鸨妇

请你少说些女孩儿家推推闪闪的废话吧;一句话,你愿意不愿意好好招待他?他要是喜欢的话,会把你的裙子上都镶满了黄金哩。

玛丽娜

凡是他用光明正大的态度赐给我的恩惠,我就用感激的心情接受他的好意。

拉西马卡斯

你们话讲完了没有?

鸨妇

老爷,她是个一点不懂事的孩子;您必须耐心把她开导开导。来,咱们让老爷跟她两个人谈谈吧。

拉西马卡斯

你们去吧。(鸨妇、院主、龟同下)呃,美人儿,你干这个行业多久啦?

玛丽娜

什么行业,先生?

拉西马卡斯

那我可说不出口来,因为说出来会得罪人的。

玛丽娜

我自己干的事是不会使我自己听了动气的。请您说吧。

拉西马卡斯

我问你吃这碗饭多久了?

癫痫是如何治疗的

玛丽娜

从我刚记事的时候就开始了。

拉西马卡斯

怎么,那么年轻就开始了吗?难道你六七岁就干这个吗?

玛丽娜

比六七岁还早的时候,我就是现在这样。

拉西马卡斯

你现在住在这样一个地方,就说明你是一个出卖色相的女子。

玛丽娜

您既然知道这间屋子是这么一个所在,您还进来吗?我听说您是一位很有名誉的人,又是这儿的总督。

拉西马卡斯

啊,你那当家的已经告诉了你我是谁吗?

玛丽娜

谁是我的当家的?

拉西马卡斯

就是那个贩卖百草的婆子,那个播种罪恶的妇人。啊!你大概因为听说我有几分权力,所以故意装出高傲的态度,想要抬高你自己的身价。可是我告诉你,美人儿,我的权力是不会带到这儿来的,就是到这儿,也会对你表示宽大。来,带我到一间僻静些的屋子里去吧;来,来。

玛丽娜

假使您真是贵人出身,请您用行动证明您的身分。假使这名誉地位是别人给您的,那么您也不要辜负别人对您的期望。

拉西马卡斯

怎么回事?怎么回事?好严正的教训!再说下去。

玛丽娜

我是一个不幸的少女,残酷的命运把我推下了这一个火坑;自从我来到这里以后,我只看见人们用比请医生服药更大的代价,买一身恶病回去。啊!要是天神们把我从这暗无天日的所在解放出来,即使他们叫我变成一只最卑微的小鸟,我将要多么快乐地在纯洁的空气中任意翱翔!

拉西马卡斯

我没有想到你竟有这样动人的口才;这真是出我意料之外,即使我抱着一棵邪心到这儿来,听见你这一番谈话,也会使我幡然悔改。这些金子是给你的,你拿着吧。愿你继续走你的清白的路;愿神明加强你的力量!

玛丽娜

愿慈悲的神明护佑您!

拉西马卡斯

你不要对我误会,以为我到这儿来是存着什么邪恶的目的,因为在我看来,这儿的每一扇门窗都散放着罪恶的臭味。再会!你是一个贞洁的女郎,我相信你一定受过高贵的教育。这儿还有一些金子给你,你拿着吧。谁要是侵害了你的善良的灵魂,愿他永受咒诅,像盗贼一般不得好死!也许你还会听到我的消息,那一定是对于你有好处的。

重上。

谢谢老爷,也赏我一块钱吧。

拉西马卡斯

滚开,你这该死的才!你们这一所屋子倘没有这位姑替你们支撑,它早就倒塌下来,把你们全都压死了。滚开!(下。)

这是怎么一回事?咱们非得换一副手段对付你不可。你的贞还不值乡下人家露天下的一顿早饭,咱们不能为了你要守贞,一家子活活饿死呀。过来。

玛丽娜

你要我到哪里去?

我要不给你开苞,刽子手就得给你开膛。过来。咱们不能再让主顾们一个个给你推出门去。喂,过来。

鸨妇重上。

鸨妇

怎么!什么事?

越来越不成话了,;她对拉西马卡斯老爷也说起神圣的大道理来啦。

鸨妇

嗳哟,可恶!

她把咱们这一行说得简直好像一股秽气可以冲到天神脸上似的。

鸨妇

哼,这丫头不想活命了吗?

这位贵人有心抬举她,她却不识好歹;浇了他一头冷水;他立脚不住,只好走了,临走还作过祷告哩。

鸨妇

,带她下去;你把她怎样就把她怎样;破坏她的贞,看她以后再倔强不倔强。

即使她是一块长满荆棘的荒地,我也要垦她一垦。

玛丽娜

听哪,听哪,神啊!

鸨妇

她又在呼告神明了;带她下去!但愿她从不曾走进我的门里!哼,死丫头!她是来把咱们一起葬送了的。你不愿意走女人们大家走的路吗?哼,过来,我的三贞九烈的好姑!(下。)

来,姑;跟我来吧。

玛丽娜

你要我到哪里去?

我要把你自己最看重的那件宝贝采摘下来。

玛丽娜

请你先告诉我一件事情。

好,说吧,是一件什么事情?

玛丽娜

要是你有仇敌的话,你希望他做个怎么样的人?

嘿,我希望他做咱们的老板,或者还是做咱们老板的太太。

玛丽娜

他们的职业虽然下贱,可是比起你来还是略胜一筹,因为你是受他们使唤的。地狱里受着最痛苦的酷刑的恶鬼,为了惜他的名誉,也不愿和你换地位;你是一个永远受罪的管门人,必须侍候每一个探望他的下贱的情妇的下贱的男子;碰到脾气坏的家伙,你的耳朵免不了挨他的拳头的痛打;你吃的东西是那些害肺病的人所呕吐出来的。

你要我干什么呢?上战场去吗?你要我当七年的兵,失去一条腿,结果连装木腿的钱都拿不出来吗?

玛丽娜

除了你现在所干的事以外,无论什么事都可以做。你可以打扫垃圾箱,到水边去掏粪,你可以做刽子手的助手,什么都要比你现在的事情好一些。一头狒狒要是会说话,一定也不屑于担当你这个名分。啊!但愿天神们拯救我平安脱离这一个所在!来,我这儿有一些金子送给你。要是你的主人一定要在我身上赚钱的话,你们可以宣布我会唱歌、跳舞、纺织、缝纫,还有其他的技艺,因为不愿夸口的缘故,我都不说了。我愿意招收生徒,教授这几门功课。我相信在这人口众多的城市里,一定可以收到不少的学生。

可是你真的会教授这许多功课吗?

玛丽娜

要是事实证明我没有这样的能力,我愿意让你们把我带回到这儿来,叫我向你们这儿最下贱的客人出卖我的肉体。

好,我愿意试试我能不能帮你一些忙;要是有可以安顿你的地方,我会替你想法的。

玛丽娜

可是我必须和良家妇女在一起。

说老实话,我在这方面是没有什么熟人的。可是既然我家老板和主妇花了钱买你下来,什么事总要得到他们的允许;所以让我先去把你的意思告诉他们,我相信他们都是很容易说话的。来,我愿意尽力帮你的忙;来吧。(同下。)

推荐阅读

热门阅读